中卫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梧桐小说小舰队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中卫信息港

导读

马克像一道青烟,转眼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人。  三中队教室里的,走廊上打算看热闹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马克消失的

马克像一道青烟,转眼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人。  三中队教室里的,走廊上打算看热闹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马克消失的地方。  “他,是人吗?”  这句话应该是所有刚才见证了这一幕的人共同心声了。  因为扑空,在马克课桌前摔得乱七八糟的几个人,狼狈地爬起来,摸着自己的头,傻看着他们的奎哥。门外看热闹的,有几个又跑进来,有点看笑话的意思。  “奎哥”,朱奎,今年18岁另2个月。他是去年因流氓罪被判劳教一年,进来的时候不满18岁。 朱奎是三中队年龄的学员,文化初三。因为年龄,也因为头脑,重要的是他的姐夫赵宝树,就是三中队指导员。加上刑期不长,在中队表现还是比较老实,给其他管教印象也不错,被任命为三中队大班长,自然是学员中公认的老大  朱奎身边有四个亲信、“铁哥们”,就是刚才准备对马克动手的几个。  朱奎为人凶狠,手段阴毒,心胸狭隘,在中队并没有什么好人缘。学员们只是碍于朱奎是中队指导员的人,平日敢怒不敢言。这次来了个马克,谁都看得出来,这个“新来的”来路比朱奎硬几倍。现在居然轻而易举地戏弄了奎哥和他手下四大金刚,真有点大快人心。  朱奎看看四周,再看看四个灰头土脸的手下,只有倒吸一口凉气,心里知道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这个马克不好惹,而且有真本事,自己恐怕真不是对手。他决定还是和姐夫说说,摸摸底再决定对策。    马克丢下身后一群人,自己直奔大操场。  他是个好运动的人,因为长得高,从小喜欢玩篮球,一直是学校篮球队主力中锋。他的远距离三分球,几乎百发百中,简直就是对手的噩梦。自从出事以后,虽然活得挺自在,可就是没有机会摸过篮球。他刚才已经在进教室之前,发现学校有个大操场,不仅有很正规的篮球场,甚至还有足球场。   此刻,马克就想过一把瘾。  马克一到大操场就傻眼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观。   偌大的操场上,不仅分别有很规范的篮球场、排球场、足球场,还有单双杠、鞍马、吊环、沙坑等系列设备。奇怪的是,这些场地和设备上没有人玩。所有的人都拥挤在大操场的中央区域,那里是一道很高的铁丝网。这边的男学员挤在铁丝网前面,争着看对面铁丝网后面的女学员。同样的,对面的所有场地和设备也没有人光顾,女孩子也在自己这方的铁丝网后面,嘻嘻哈哈议论对面的男孩子。  在两道铁丝网之间的巡逻通道里,站着几个身着警装的管教。不过他们似乎也就对眼面前这种现象司空见惯了,都是倒背着手,置若罔闻地看着几百个男女青少年,挤在两道铁丝网后面,大声喊叫着找对方的人聊天,甚至当众示爱,打着飞吻。还有更聪明的,想方设法地把书信折成纸飞机、纸飞镖,让它们飞越两道铁丝网传递消息。  管教们知道学员们这种行为,也是属于违规,但是,谁也不忍心去处置这么一大群学员,只好眼开眼闭放任自流了。  这样堪称壮观的场面,真是叫马克看呆了。远远望去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恐怕真是谁也别想看清楚自己想看清的人,听清楚自己想听到的声音了。马克没有挤过去,因为他在对面也没有什么人熟悉,他只是静静看着。此刻的马克还不能明白,这种景观,其实是一种悲哀。这样的景观折射出劳教所里的性饥渴,由一个侧面看得出这种制度存在着对人性的践踏。马克看了一阵便独自离开。他走出劳教学校的时候,并没有谁来阻止。    于是,马克按照来时的路,朝着办公楼方向而去。马克并不知道,自己走的这条路,是管教们才可以随意通行的捷径,学员是不允许单独在此路行走的。尤其不允许男学员擅自走动,因为,这条路的位置处在收押女学员的黄区。  当马克又一次从那些白色的建筑物附近通过时,他突然听见远处传来几个姑娘清脆地谈笑声。  “你们快来看,路上有个帅哥!”  “真的吗?在哪里?我看看。”  “哎呦,真帅!”  “喂,哥们,不想看看我们啊?回头啊。”  马克顺着声音看过去,大约几米外白房子的二层走廊上,站着一排年轻的女孩子。她们正在搔首弄姿朝这边卖弄风骚,其中有一个公然,张开双臂让自己的上衣飘落,面朝自己袒露出雪白的双峰……  马克没有回头,他不是没有情欲的木头,可是他不忍回头去招惹那些已经极度饥渴的女孩子。他现在虽然对这里的情况还没有真正了解,可是起码知道前面几个区域都属于少管所。少管所收押的是14岁至不满18岁的少年,那些充满饥渴的女孩子,都和自己姐姐们差不多大小,马克是绝不会伤害她们的。  自从楚楚因为陪着自己看了一场电影,竟是被人轮奸致死以后,马克发誓要为她报仇,同时也暗自决心自己不管什么时候都不去伤害未成年的女孩子。他知道自己学了师傅的独门绝技,可以在女人堆里如鱼得水,可绝不是用来对付女孩子的,对付的只能是女人。还有一点,师傅明确告诉他,一个月的时间只够他记住了绝技的口诀和入门的技法,需要假以时日的修炼。    马克老老实实沿着去路回到了办公区。   他既没有换劳教所的衣服,又没有剃过头,走来一路不止一次遇见干警和管教,也没有人去问过他是什么人。马克就这么走回来,直到他走进办公楼,走上楼梯,走到了第四层转向第五层的拐弯处,才听见下面有人叫住他。  “站住。你要去哪里?找谁?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马克转过身,看见四层走廊站着一个年轻的三级警员。这个人叫陈斌,是翠华同学,他负责上面直属队男学员区。  陈斌不认识马克,只是发现一个大男孩要上去才叫住了问一下。因为再上去已经属于禁区,五层是所领导的办公区,或者说透一点是柯金华的禁区。六层是劳教所直属队的学员宿舍,尽管是绿区,可还是禁区。  马克如实回答:“报告管教,我叫马克刚刚从学校报到回来,现在返回绿区监舍。”  陈斌不由多看了一眼,随手抓下头上的警帽,在手上一边转动,一边追问:“你就是交给翠华管的马克?”  陈斌刚才已经听翠华介绍过马克情况,现在看见人,自然要问个明白。陈斌皱着眉头盯著马克的那张很阳刚,也很阳光的脸。这小子长得挺帅,不仅高大挺拔,还带着一股英气,虽然还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却已经浑身透出一股凌然之气。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伙同他人干出这种恶事的人。  翠华看了柯金华交给她的档案,根据这份档案,马克的案子,的确存在很多莫名其妙的漏洞。就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老老实实接受这个判决?更加叫人不明白的,还是既然如此又干嘛要特别照顾这样的学员?于是她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老同学陈斌。   陈斌看不出马克的底细,只好示意他可以上楼了。    马克继续朝着楼上走。刚好走到五层时,柯金华从自己办公室走出来看见了,便大声叫住他。  “马克,你过来。”  马克答应着走过去。  “姐,你找我?”  柯金华听他一声“姐”,竟会感觉极为受用,嘴上却娇声呵斥:“小子,你胆子越发大啊。”  马克有点得意忘形笑着,说:“你本来是姐,总不想我叫阿姨吧?岂不是叫老了?姐。”  “别贫嘴。刚才去学校了?感觉怎么样?”柯金华含笑问着,一面让马克进了自己办公室。  这次她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而是坐在旁边的那组沙发上,然后拍拍沙发,说:“过来坐下说。”  柯金华侧身坐在沙发上,翘起一条修长的玉腿。短短的警裙缩得很高,一条白皙的长腿微微抬起,处处若隐若现。  马克的元神有些恍惚,忙镇定住神智,然后引导着躯壳迅速调息。  柯金华火辣的双眼似乎看透了马克的把戏,却没有戳穿他。她想到刚才站在楼道上,马克的手触到自己敏感区时的感觉,竟有些燥热起来。柯金华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就会有了久违的那种渴望?竟是因为这个大男孩吗?  柯金华一定不知道,其实是着了马克的道。她面对的可不是个大男孩,是个身怀绝技,死后重生的25岁年轻人。    文章写到此处,也该给各位看官一个交代了:这柯金华究竟是啥来头?  前文有个很有来头的“二号手掌”,也就是叶群的丈夫。这位二号,在与叶群邂逅相识之前,本是个有妇之夫。这原配夫人仅为丈夫产下一女,取名金华。这名字充满了佛家的禅意,只为其母在婚后一场大病,竟再也不能受孕,虽多方寻找名医也不能医治。后来去五台山上求子,当夜得梦,梦中有金身罗汉托梦。梦中告知,因其夫杀伐过重,心机过盛,故不得子女。如要病愈受孕,需满足佛祖三点:其一,分娩后立刻出家为尼,皈依佛门;其二,无论生儿生女,取名金华,表示对佛祖的敬意;其三,此女16岁之前需找人代养在乡间,满16岁后,方得认祖归宗。  果然10月后产下一女,便尊佛意取名柯金华。  金华从小由乳母代养在山西五台山附近一农户家中。其母出家在五台山一座名“清月”的庵堂带发修行。直到金华16岁,才被接走。其母从此闭门不再见世俗之人。  柯金华虽然住在乡间,长在农家,却受过很好的教育,林家接回后送入中学,以后又报考了警校。  柯金华还在15、6岁的时候,已经出落得宛如一朵出水芙蓉,虽然生长在大山里,却像极了母亲的肤色,粉嫩细滑,回到京城“手掌”家里,人是越发标致。可就是性格古怪之极,与二号家中的上上下下亲属几乎各个格格不入,倒是和下面的警卫、司机、等工作人员,混得如鱼得水。  叫她父亲头痛的还有三点,一点是性格喜怒无常,完全叫人摸不着头脑。再就是十分的叛逆,完全不肯听从做父亲的安排。再就是与继母叶群的关系,看似平静,暗中有点剑拔弩张的较着劲。  不过,柯金华与同父异母的弟弟老虎,倒是相处得十分融洽。老虎桀骜不驯,有时候连母亲叶群都敢顶撞,甚至对二号,也有阳奉阴违的时候。独对这个的姐姐,从来不会去拂其意。相反,只要有什么不利于柯金华的事情,老虎会个跳出来维护她的利益。柯金华对老虎也是爱护有加,十分疼爱这个弟弟。尽管对弟弟的所作所为实在不能苟同,有时也会申饬几句,却始终不忍多加指责。    柯金华从警校毕业后,二号曾经希望安排她在公安部,或者市公安局,适应一段时间后担任要职;就像她的弟弟老虎,才24岁已经是空军作战部副部长,而且部长还是空缺的,二号打算让女儿掌握公安。谁知,柯金华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她自己提出去劳动教养所,管理劳动教养学校。柯金华没有讲理由,二号不得已做了这个安排,让她担任了青莲山劳教所所长,二级警监。  按照柯金华的本意,她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建设一所用来挽救失足少年的学校。可上任后不久,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这种想法实在太幼稚了,完全幼稚到了可笑的地步。几乎没有几个同行愿意这样做,他们认为这完全是出力不讨好的事儿。中国的少管怎么回事?看看朝鲜和前苏联就知道了。劳动教养就是变相流放,另外一种方式的劳改。看起来的一字之差,骨子里一模一样。甚至因为劳教不需要司法介入,完全就成了公安的一种惩治不同政见者的手段。于是,从公安自身,到政府各级官员,在劳教体系结成了一张网,一张独立在司法程序之外的大网,一个自己的体系。对当政者更加容易控制盒掌握,用起来更加方便的国家机器。这也是二号同意让女儿柯金华到这里来的重要原因。   等柯金华弄明白了这件事,她初的那种热情完全消失了。她开始了用一种游戏的方式对待这里的一切,同时又把这里变成自己掌控的地盘。不愿意二号把这里搞成对付政敌的工具,也不愿意老虎把这里建成小舰队的基地。,他们父子、姐弟达成一种默契:二号和老虎可以在必要时送人进来“进修”,但是,无论送进什么人,在这里的具体安排不得干涉柯金华的做法。  请注意“进修”的意思,就是羁押,变相劳改。  柯金华是个我行我素的人,也就没有人敢干涉予她了。柯金华还是个冷面大美人,可惜,性格、身份都决定,没有人敢去撩拨她。其实,柯金华就是一朵已经绽放的玫瑰,在期待自己的采撷人。   偏偏重生之后的马克闯进了她的地盘。    柯金华从马克的眼神里看出了异样,更加看到马克的目光所指那眼神似乎具备了透视能力,已经把自己的衣服剥得精光,自己有一种赤裸裸暴露在他面前的感觉。  柯金华有些不安起来,奇怪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而且隐隐发现自己一点没有对马克这样越轨的目光愤怒,反而还有些喜欢。  柯金华想起,继母叶群不止一次为她介绍过男朋友。那都是些很不错的男人,不仅有地位,而且多数很帅,很性感。他们中间也有些人很色、很大胆。看见柯金华火辣的身材、漂亮的脸蛋,马上就会支起帐篷,用极隐晦的眼神盯住她的敏感地区,大有恨不能马上把她扒光,按倒在身下发泄的意思。 共 15481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男性不育患者的治疗原则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标签

上一页:易逝的岁月

下一页:人生随感两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