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薄熙来唱红不怕人说三道四打黑未干预司法审

2018-12-06 23:13:17

薄熙来:唱红不怕人说三道四 打黑未干预司法审判

中国经济北京3月6日讯今日下午,重庆代表团对中外开放,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重庆市长黄奇帆等出席。薄熙来指出,说到“唱红”,当然会有一些人不乐意,但重庆人不怕人家说三道四;重庆打黑是严格依照司法程序进行的,不存在干预司法独立的状况。薄熙来还透露,重庆市通过“大下访”的活动,把群众上访问题做了一个大扫除、大清理、兜底的大解决。

薄熙来:重庆人不怕说三道四

问:重庆去年在户籍改革、公租房建设、两江新区、房产税、红色电台等诸多方面亮点频出,引发关注。请问薄书记怎么评价重庆这些工作?

薄熙来:我们怎么敢评价呢,如果评价了,民就会说我们自高自大,所以不能够落入你这个问题的陷阱。刚才黄市长就没有落入你们的陷阱,我们从来不讲模式,现在也不做评价,朋友们想说什么说什么。但是有一个好处,好的评价我们听一下就过去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忘。听到不好的评价,我们也有精神准备,因为从政这么多年,听批评都听出茧子了,我们也比较迟钝,地方官当长了就有这个本领。

要是人家一说什么就很敏感,缩手缩脚,那你就什么事也别干了。认准就得干,所以也不在乎人家对我的评价,对我说三道四。比如说打黑,我也知道有些人说三道四,也有些人说风凉话,我冲击到那么多人的利益,怎么能有人不说风凉话呢?所以我心里想,肯定又触及到什么人的利益了,或者是被打击的人收买了一些人在攻击我们。

说到“唱红”,我们这边“唱红”,当然会有一些人不乐意。但我们不仅说共产党的好话,还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好话。而且重庆电视台还有很多经济栏目、很多包括古今中外、世界各国文化的节目,是博采众长的,重庆人也是胸怀宽广的。爱因斯坦、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等等,都在我们介绍之列,因此重庆人不怕人家说三道四。

刚才这位朋友提出来,我们怎么自我评价,我们就讨论了自我评价。至于说其他朋友是怎么评价的,其他报刊是怎么评价的,我们也就是听其自然,只能这么说。至于重庆自己的工作,我们一定会把我们该做的事情处理好,包括经济工作、思想工作。至于说到有些什么不合适的,我们也希望如果朋友们看到我们妨碍了老百姓的利益,请一定提出来,我们会高度重视,认真对待。

黄奇帆:全市拆迁基本“零上访”

问:我有两个问题想请问一下薄书记,个问题,去年在很多内地省份因为拆迁引起了群体事件的发生,这次的政府工作报告也特别提出了,要加强创新型的社会管理。据我们了解,重庆实现了“零上访”。首先,想请薄书记介绍一下重庆在社会危机管理方面的经验。第二个问题,重庆去年在很多方面都有一些亮点,当然也有一些人想了解一下重庆今年在法制建设方面以及司法独立方面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工作,谢谢。

薄熙来:“零上访”这个问题先请黄奇帆市长谈一下。

黄奇帆:近三年,重庆因为旧城改造,对一些危旧房进行了拆迁。三年里面,重庆的危旧房拆了1200万平方米,涉及到几十万老百姓,拆迁下来还真的是基本“零上访”。为什么能做到这一条?我们认识到。危旧房改造一方面是为了老百姓居住的安全。那些危旧房可以说非常不安全,一不通电,二不通水,三不通煤气,四也没有电视,很多危旧房里面老百姓还点蜡烛,把它们拆了是为老百姓办好事。

熙来书记在三年前就自发去现场,看到那些非常破烂的房子,看到老百姓住得非常苦,他就讲了这样一个概念,“对原住民的安全,不仅要作为拆迁政策的安置,而且要帮他们从基本的生活保障上得到改善,能不能做到按照拆迁加50%的面积。”比如说,拆迁户原来的住房是三十平方米,那我补偿给他四十五平方米。有了这个概念以后,这1200万平方米拆迁后的安置面积,比过去政府确定的标准还要高50%的面积。这样就保证了老百姓的根本利益,从破房子搬到了好房子,面积还增加了50%,老百姓当然高高兴兴。所以既保证了民生又促进了城市的发展,而且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也有很大的提高。

薄熙来:我没精力干预司法审判

薄熙来:我再补充回答一下关于上访的问题,实际上“零上访”不仅仅是拆迁的问题。我们在1200万平方米危旧房的改造和城中村改造中,开始是王市长,后来是其他同志,他们都高度重视危旧房问题,在这个危旧房改造的过程中,给了老百姓实实在在的利益,加了50%面积,拆一等于是还一点五,老百姓当然没话好说。

另外,重庆对于上访老百姓,我们前些年搞了一个叫“大下访”的活动,组织了20万人次的机关干部,解决了20万件上访,这是主动的“大下访”,政府花了100多个亿。这个是王鸿举市长开始的,后来是其他同志接的,把这些上访做了一个大扫除、大清理,兜底的大解决。所以重庆现在在群众信访问题上,就感觉到轻快得多了。

再有一个问题,你说司法独立的问题,司法独立我是这么想的,因为打黑除恶涉及到那么多的案件,几百个案件。要说起来,我不让他们独立也不行,我也没有精力去干预司法审判,每一个案件都非常复杂。我们的检察长和法院院长在这儿,他们都了解,在具体的案件上,基本上我是比较官僚主义的,也从来不过问这些事情。因为这些案件完全应该由公检法系统处理,按照司法程序依法定罪、依法宣判、依法处理。我们重庆市的案件,有相当一部分是在电视里面公开播放的。因此检察院、法官、公诉人,有几位在市民中是很有名的,老百姓对他们都很尊敬,竖立了一身正气。重庆在“唱红打黑”之后,大家对公检法这三家都很尊敬,确实是弘扬正气,打击了邪气。

电野猪机
管链输送机
一乙醇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