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社会投资探路中国如何突破起步期乱象

2018-12-06 20:33:43

“社会投资”探路中国:如何突破起步期“乱象”

在目前中国国内,很多所谓的社会企业家或是社会投资人对于社会企业、公益创投、影响力投资等概念都存在很大的混淆,导致整个领域还在经历着起步期的各种乱象。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副主任丁立也认为:不论是社会投资,或是传统的捐赠,心一定要放慢,目前中国没有成熟的公益或社企生态,那么就要先孵化,自己栽树自己收获,必须去经历这个育苗的过程。同时,公益业态的发展,不是一个帝国能够建造,它需要公益行业内部、机构与机构之间相互守望,并且联合政府、企业、学界、媒体等等共同建立起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和产业链。

社会企业自20世纪末以来正在全球范围内加速崛起,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在一边质疑市场追逐利润化带来的环境恶化、贫富分化、金融危机等问题之时,也开始反思传统慈善手段的效率和可持续性,而社会企业这种用市场化的方式来解决社会问题的创新模式能够解决以上双方面的难题,也就在世界各地开始蓬勃发展。

2006年,社会企业的概念走入了中国公益人的视野。随着社会企业的发展,公益创投、影响力投资的社会投资概念开始在国内成为热门话题。一些聚焦于社会企业的投资平台开始涌现,2014年,仅英国驻华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单个社会投资平台即积聚了逾千万的投资总额,收到了434份机构的投资申请。而很多企业出于对企业公民建设的需要,以及对企业品牌、公关宣传的正面提升,也在逐年增长对影响力投资的投入。

社会投资中国起步之困

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的概念进入中国,时间还不到十年。在中国,这个领域无疑仍处于非常早期的萌芽阶段,一基金发起理事、永真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周惟彦对此的评价是如同婴儿的爬行期。问及目前国内社会投资面临的困境,多位社会企业家及社会投资人无一例外向笔者抛出了同一个问题:你如何定义社会投资?

尽管在英国、中国或是世界其他地区,对于社会企业、社会投资的定义尚有争论。但社会投资的基本原则是明确的:被资助机构应有清晰的社会使命,以解决社会问题为出发点,同时平衡社会效益和经济回报的双重价值。

社会投资的资助方式一般分为捐赠、债权、股权投资三种。投资者投资于初创期和高成长的社会企业或公益机构,借鉴相应的管理办法和制度,帮助机构把工作做到高效、透明。而早期的社会企业不仅需要资金支持,更需要管理的支持。所以创投机构还通过介入对企业进行长期的扶持,帮助其完善商业模型、财务规划、机构治理,终实现长期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化。

在目前中国国内,很多所谓的社会企业家或是社会投资人对于社会企业、公益创投、影响力投资等概念都存在很大的混淆,导致整个领域还正在经历着起步期的各种乱象。

有很多社会投资机构实际上名不符实。例如一些政府机构虽以创投为名,但实际仍以捐赠等传统的慈善方式为主,其内核并未改变;一些企业先后举办针对社会企业的创投大赛,这的确促进公益创投、影响力投资等概念得到了广泛传播,然而比赛并不是投资,比赛的短暂性决定了它的评估难以持续、发展难以长期监控;社会投资者缺乏准确认知,缺少长期投入的耐心资本,和扶持管理的知识与行动准备;而的难题是,社会投资人与商业投资人不同,其本身具有的商业背景并不足以应对全部,每一个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都有一个独立且艰深的社会系统,养老、教育、环保、贫困等等,各领域的差异化以及对社会投资要求的深入和多元投入,决定了不懂则不通、则不能。

从投资对象的角度而言,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不知道投资人要什么或者不知道服务对象要什么。投资对象需要的是资金支持同时需要能力建设,而相应的投资方需要的是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的双重回报社会投资不再是简单或单一的捐助、施受关系。LGT公益创投基金(LGTVP)中国区负责人丁靖怡指出,目前的社会投资缺少双向的理解。前来寻找投资者常常没有健全的商业计划书,缺乏财务模型,不能专业的呈现其业务模式,也不能够充分的调动社会资源;或者过分煽情而强调热情,缺乏逻辑,甚至硬创造需求。这些对社会企业与社会投资理解的偏差或不足,导致了投资人难以发掘的机构或项目。

社会创投三大职责:孵化育苗+建构生态+能力建设

因为现实的发展阶段,恩派公益组织发展中心副主任丁立也认为:不论是社会投资,或是传统的捐赠,心一定要放慢,目前中国没有成熟的公益或社企生态,那么就要先孵化,自己栽树自己收获,必须去经历这个育苗的过程。同时,公益业态的发展,不是一个帝国能够建造,它需要公益行业内部、机构与机构之间相互守望,并且联合政府、企业、学界、媒体等等共同建立起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和产业链。经济改革30年,对经济的预言已经清晰了。但是对社会的预言还太早。目前国内的公益还是以慈善为主,授人以鱼相对容易。但授人以渔的时代的还没有真正开启。

即便一些有高增长潜力的社会企业,仍旧需要年的持续投入,并且不只是在项目层面,在管理、治理的层面需要投资方介入更多,真正帮助其专业能力的提高。这个道理和要致富先修路一样,修路的周期很长,回报的周期也很长。但没有这个过程,谈致富就是空话。丁立指出。在社会企业、公益创投的这个婴儿期,发展乱象不可避免。建构生态系统、提升业务能力的专业性、促进行业内外的有效合作是要不断发力的关键。乐观的前提是看到差距,好的是业内人对这个行业有着坚定的信心,在不断努力朝着好的方向前进。

本土派与西洋派的试错经验

新湖育公益创投基金、LGT公益创投基金,是批进入社会投资这个蓝海的开拓者。

新湖育公益创投基金是本土发起的首家人民币公益创投基金。初,新湖育公益以投入小规模项目为主,摸索自己的业务模式。新湖育公益将投资对象分为三类。类是正在向社会企业转型的NGO;第二类是现存社会企业;第三类是从企业中生长出的企业社会范畴。

在帮助NGO转型社会企业的路径中,新湖育公益走得不易,除了管理、财务、规划上的能力鸿沟,瓶颈还在于改变他们的思路和视野。新湖育公益执行董事张红岩认为:根本问题是思路上的区别,NGO可以依赖捐款去做项目。但做社会企业不行,它没有后退之路,所以必须置之死地而后生。在NGO转型这条路上,新湖育公益吃了很多苦,但收效却并不理想,这促使他们不断调整战略。

除了在原有三条投资路径上的探索与优化,新湖育公益也在尝试新的方式:从零开始,发现青年创业人才,引导其完善现有的构想,并帮助其搭建机构;另一方面,发掘商业精英,促成其从社会企业创业的新视野。这也就是早期孵化的功能。张红岩认为,青年人才库、商业精英在创业的都非常多,这就相当于天使投资的性质。对我而言,发现人才的兴奋度,远超过对转化的成功。

虽然近六年的尝试张红岩也屡次受挫甚至失败,但张红岩表示,民非(民办非企业单位)放开、企业放开,供公益创投转化的基数会变大,我对基数有信心。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有耐心,对投资的转化率要有合理的预设和期待。这和商业投资一样,如果我的期望值是我们投的项目只有20%能够成功,能够和我们走下去,那么我就要允许80%是失败的。

LGT公益创投基金由列支敦士登皇室家族于2007年出资创立,2008年初进入中国。在过去几年中,LGTVP在中国接触了近400家社会企业或公益机构。LGTVP主要考察三大投资指标:首先,看是否有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是否能有效的解决社会问题,是否具有可复制性,可扩张性;其次看管理团队,因为投资还是投人,这个企业是否具有专业化的管理团队,包括管理团队是否有专业背景,对决定企业未来发展方向至关重要;是衡量其财务、社会影响力等考核指标。

LGTVP的投资流程相对比较严谨,从项目发掘,筛选,审查、投放管理,时间为6个月-12个月。丁靖怡认为:每个基金都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操作模式,只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就可以了。LGTVP目前扮演的更多的是一个行业先行者和培育者的角色,用专业的运作模式让很多的公益机构或者社会企业在接触中理解公益创投,同时也对现有的运营模式进行深入的思考。

同时,与400家机构的接触,也让LGTVP非常清楚中国市场所处的初级阶段。因而LGTVP也积极探索适合中国的发展方式。2013年,LGTVP曾推出飞悦计划,为企业提供达5万美元的财务支持,同时筛选三到五家机构,配备导师伙伴入驻机构,用1年时间帮助企业进行孵化,解决其面临的成长问题,同时对接天使投资人、导师平台等扶持发展。

在帮助社会企业填写申请表时,丁靖怡感触颇多。虽然是简简单单一张问卷,两张报表(预测未来三年财务数据和社会影响力),但着实让该社会企业的管理层头疼不已。因为可能我们从来没有这么深入地思考过自己,量化过我们的社会影响力。但痛苦的过程过后,还是会帮助社会企业梳理很多思绪,这是LGTVP希望带来的变化。

硅藻泥涂料
广州股票开户
老铁牛牛代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