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道玄皇第一百四十三章难料此令非彼令第一

2020/01/26 来源:中卫信息港

导读

武道玄皇 第一百四十三章 难料此令非彼令(第一更)“哪里不对?”凌寒紧张的问道。鄂温克族自治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黄山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北

武道玄皇 第一百四十三章 难料此令非彼令(第一更)

“哪里不对?”凌寒紧张的问道。<-.

“你看!”车神医指着手中的“阎罗令”道。

凌寒看着车神医手中的“阎罗令”,那滴殷红的血珠在那“阎罗令”上,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异动,就如那天用白朗的血滴在上面一样。

“为何会如此?”凌寒问道。

“这“阎罗令”并不是我杏林一派的!”车神医叹了一口气道,“若是我杏林派的,以我的精血,就可唤醒这令牌!”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这“阎罗令”并不只是一块?”凌寒问道。

“这却是一定的了!”车神医diǎn头道,“但我只知道我杏林派有这“阎罗令”,却不知别的门派是否有!”

凌寒也不做声,咬牙将自己的小指咬破,挤出了一滴血,滴在了那“阎罗令”上面。

车神医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凌寒,似乎觉得凌寒的行为有些多余。

那知,凌寒那滴血滴在“阎罗令”上,立刻出现了那天一样的情景,那血滴聚成一个球,滴溜溜的滚进了那个大骷髅的眼睛了,瞬间,那“阎罗令”开始闪烁出奇异的光芒,照在了车神医惊异的脸上。

“你!你怎么能激活这“阎罗令”?”车神医的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我也不知道!”凌寒挠了挠头道。

“铁卫!”车神医辨认了那“阎罗令”上显现的字迹,道:“看来这块令牌果真不是我杏林一派的,若是杏林一派,出现的字迹应该是“杏林”,这块令牌应该属于“铁卫”一派。”

“那车神医可曾听説过这“铁卫”派?”凌寒问道。

“未曾听説过!也未曾听我父辈提起过!”车神医也是一脸茫然道。“这块“阎罗令”你是从何得来?”

“我是在我上岛的洞穴里捡到的!”凌寒道,想起那纵横交错,恶龙狰狞的洞穴,凌寒仍感觉道有些后怕。

“那个洞穴竟能直通海里?”车神医问道。

“是啊,我就是被一条恶龙一般的怪物,从海底带进了那个洞穴,最后从那洞穴里上的岛,只是再回去那洞穴,却是找不出连通海底的路了!”凌寒道。

“这令牌你先收好,一定要妥善保存,这“阎罗令”即便不是我杏林一派之物,也定是非同小可。车神医将“阎罗令”递到凌寒手中道,“这风铃岛三十余年没有外人进入,也是怪异,岛上可行舟之处只有一处,现在由你师门沈家把守,虽説也让渔船出海,但渔民们也不敢去那遥远海域,只是在近海捕捞,再深入外海便都有去无回!外面的船只也是无法靠近,整个岛就像是被封闭一般。”

“是不是因为“九幽海域”的缘故?”凌寒问道。

“九幽海域?我并没有听説过!是不是你们岛外之人将那片海域起的名字?”车神医道。

“我也是听我舅父説起的,説那九幽海域十分的诡异,大多数船只在那海域中都会遇险,我们也不例外,先是遇到了海匪,而后又遭遇了风浪,我就是那时被风浪卷进大海的,与舅父失散,也不知他们现在什么境况!已是一年的时间,并没有半diǎn音讯。”凌寒不由的叹了口气,神情片刻低落。

“那九幽海域竟还有海匪?”车神医眼睛一抬道“难道他们不知那九幽海域的凶险?”

“这我也不太清楚!或许他们也是路过此海吧。”凌寒道。

车神医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所思。

忽听身后房门吱呀一声,天宝闭目合眼的踱了出来,走到了院中的花丛旁,开始“黄河之水天宝来”。待他方便完毕,睁开了小眼睛,朝着二人看了一眼,顿时眼睛一亮,也没系好腰带,便跑了过来道:“兄弟,是什么宝贝!还会发光!”

凌寒将那仍在闪烁的“阎罗令”放到了天宝的大手之上,天宝惊喜的看着那“阎罗令”道:“这宝贝我好像再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是不是我给你看的时候见过啊?”凌寒问道。

天宝摇摇头,又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之后,天宝忽然握着“阎罗令”双臂一伸,大嘴一张。

“天宝,你要干什么?”凌寒急忙问道。

“啊…”天宝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顺手又把那“阎罗令”扔到了凌寒的手里,“一diǎn都不好玩!”説罢就要回屋睡觉。

原来那“阎罗令”闪烁了半晌,又暗淡了下来。天宝怕是自己弄坏的,就急忙想闪人。

“天宝,等等!”那车神医忽然道。

“不是我弄坏的!”天宝急忙辩解道!

“我并未説你弄坏的,我只是想给你好好把把脉!”车神医道。

“不是我弄坏的啊!那它怎么不亮了?”天宝瞪着小眼睛道。

“它就是这样,必须用血才能激活,才会diǎn亮!要不你咬破手指,滴出一滴血试试?”凌寒笑道。

“我才不呢!会疼!”天宝急忙摇头,转而问那车神医,“我这好模好样的,为什么要给我把脉?”

“我感觉你身上有病!”车神医道“从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感觉到了!”

天宝一听车神医这么説,急忙摸摸自己的额头,又伸出了舌头,小眼睛努力的向下看着自己的舌尖,之后笑着道:“我已经检查完毕,并没有病!我要睡觉去了!”説罢就要走。

“天宝,既然神医要给你把把脉,你就让他看看!”凌寒拉住了天宝道。

“那好吧!不过不许给我开药,我怕苦!”天宝小眼睛一转道。

“院里露冷,车神医还请进屋罢!”凌寒道。

车神医diǎn了diǎn头,于是三人便进了屋内。

车神医捏着天宝的脉门,眼睛左右的滚动,像是在思考。

“天宝,你的头部曾经受到过伤害!导致你现在有一半的脑子不能灵活运用!”车神医道。“不知你是否能记起你是如何受的伤?”

天宝瞪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道:“有一次我掏鸟蛋,从树上摔下了过,摔的我的屁股生疼,脑袋还晕晕的!”

车神医摇摇头道:“不是!你再想想!”

“那就是我与那山下的老黄牛dǐng架,把它dǐng倒了,被那农夫打了一棍子,打的我眼冒金星,再也不敢与那老牛dǐng架了!”天宝又道。

“也不是!”车神医道。

“那就是有一次,我闯祸了,老爷用竹板在我的脑袋上打了一下,现在还有些疼呢!”天宝道。

“哦?”车神医的眉头一皱,道:“这倒是很有可能!你这病,是由一个内力深厚的高手袭击所致,只是你若淘气,沈庄主并不会对你下这么狠的手!看来,你还是被别人所伤!明日我开些补脑增智的药给你!或许对你有些好处!”

“我才不要吃药呢!”天宝连忙摇头。

“好天宝,你若是乖乖服药,我让五味给你烤兔子吃!”凌寒笑道。

“好啊!好啊!”天宝立刻拍手叫好。

那白朗瞪着眼睛,看着三人,不知道又有什么好事,让天宝这么兴奋。

“对了,车神医,我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你,我曾遇到过一个高人,他指diǎn我説,我这病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治愈,只是难如登天,还请神医看看,这办法是否有效!”凌寒道。

“你且説,我听听!”那车神医道。

“那高人説,若要根治我这病,只有筹齐三种条件,其一,必须修炼沈庄的“九转还魂大法”,其二,必须借助“吸魂夺魄法阵”的威力,其三,便是必须服用那“龙凤续命丹”!凌寒道。

“这“九转还魂大法”的确是治疗内伤的神功,“吸魂夺魄法阵”我只是略有耳闻,可以吸人内力,看样的确有可以将你体内的“冰凝气旋”吸出的功用,服用那“龙凤续命丹”是怕你失去这“冰凝气旋”之后,人也会死去,而采用的救命之药,同时还可以固本培元,迅速的恢复功力!看来这高人的方法的确有高明之处,并且他能得知这几种神功奇阵良药,也説明这高人并非等闲之辈!”车神医道。

“这么説,我这病真的可以医治?”凌寒喜道。

鄂温克族自治旗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黄山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海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江苏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河源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