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当前位置:

余额宝不该沦为替罪羊

2019/10/22 来源:中卫信息港

导读

余额宝不该沦为替罪羊曾经风靡一时的互联金融代表——余额宝,收益一度让投资者趋之若鹜,成为草根理财“神器”。很多银行惊呼,大量储户已将存款

余额宝不该沦为替罪羊

曾经风靡一时的互联金融代表——余额宝,收益一度让投资者趋之若鹜,成为草根理财“神器”。很多银行惊呼,大量储户已将存款搬到了余额宝,银行试着奋起反击,推出各种类“余额宝”产品,但却瞻前顾后,怕原来的中老年存款客户,将存款买了这些产品

,徒增自己的融资成本。

去年以来,余额宝在资本市场出尽风头,货币基金在过去10多年中不温不火,但是余额宝一出,局势立刻改变。现在国内货基规模大约有1万亿元,仅余额宝就占了4000多亿元。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份,存款流失约9000亿元;而在上周,国内货币基金规模已超万亿,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金融产品为其注入了强大的“吸金力”。货币基金迅猛的发展势头不仅令各家银行仓促发“宝”迎战,同时也引来了一些质疑。

一向顺风顺水且快速做大的余额宝近遭遇烦恼,“取消余额宝”的声音甚嚣尘上。其理由大概如下:一是它抬高了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终的贷款客户的成本,而这一成本终会转嫁到每个人身上;二是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没有经过经营风险便获得暴利;三是像日本同样是高储蓄国家,但不允许“余额宝”的出现。

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本质上是互联渠道+传统基金的模式,也就是通过互联渠道把零散投资者的小额资金汇集起来,购买基金公司的货币市场基金。自去年6月份钱荒事件以来,银行间市场的资金拆解利率比较高,这也就造成了余额宝等理财产品收益率达6%左右的较高水平。客观地说,形容互联金融产品是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吸血鬼”有些偏颇。一方面,声称互联金融产品抬高了社会总体融资成本,是完全忽视已成水火之势的民间借贷;另一方面,纵然一些互联金融产品抬高了民众理财回报预期,也只是对银行业固守存贷款息差稳定盈利模式的挑战而已。

从本质上看,其实各种互联的“宝”类产品大多数是货币基金。虽说,余额宝等络金融产品,导致银行融资成本升高了,但问题的根源不能怪罪余额宝,在制度上,管制利率和协议存款利率之间存在无风险套利空间。留下这个空间,不去改变制度,反倒怪余额宝从中作乱,这是有失公允的。或许本来市场利率就应该这么高,只不过因为现在实施的是利率管制,在没有放开利率管制的情况下,所以利率才会那么低。如果充分市场化,老百姓本来就应该得到更高的利率。只是现在用余额宝这种方式,使老百姓得到了本来就应该得到的利益。

有人认为,余额宝无形中抬高了社会融资成本,因为银行的储蓄成本提高了,这部分成本会转嫁到中小企业头上去,加大实业的资金成本压力;另外,余额宝通过货币市场基金的大规模购买,为自己截留了大笔的利润,然后才把剩余的回馈给投资者。理清了余额宝的本质和脉络,就可以知道,余额宝并没有抬高融资成本,这是银行间资金市场的“市场化”反应,即便没有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的收益还是会走高的,所以说余额宝抬升融资成本是站不住脚的,余额宝充其量只是提供了一个投资渠道,并没有影响整体资金市场利率水平的能力,只是资金市场利率走高的反应,而不是原因,不能本末倒置。

“互联金融终于被正名了!” 此前,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因为互联金融被次写进****工作报告而欢呼雀跃,这意味着互联金融在****层面上正式获得了认可。因此,在市场人士争得面红耳赤时,央行高层的表态为互联金融的发展吃下了一颗定心丸。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潘功胜和易纲三位在一天之内均表态鼓励互联金融,不会取缔余额宝类互联金融产品,并将加强监管。然而,面对新生事物,谁也不敢松懈。正如周小川所言,对余额宝等互联金融业务的监管政策会更加完善。

不言而喻,互联金融产品的存在,可以促进传统金融体系、模式的改革,甚至有可能对利率市场化起到促进作用。同时,由互联支付平台作为中转,向普通百姓提供一个更为良好的投资平台,帮助大家尤其是缺乏专业理财能力的群体解决实际负利率问题,应该说是一件好事。同时,互联金融目前是一个渠道搭建者+有限的产品介入者,自身的优势并不是不可超越,这也给传统金融模式提供一个创新的契机。站在广大的普通老百姓的立场上看,力挺络金融,支持理财。钱存在银行是拿穷人的钱补贴富人,而互联金融提高了散户的资金议价能力,提高了收益,无疑是在帮助穷人拿回本属于自己的收益。

一岁宝宝脸发黄是什么原因宝宝积食不吃饭怎么办小孩厌食吃什么好

重庆整形美容
中山白癜病医院
宁波治疗盆腔炎费用
重庆整形美容费用
中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