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怎样认识和对待综合国力的竞争我的钢铁

2018-10-31 13:52:15

怎样认识和对待综合国力的竞争我的钢铁

综合国力的竞争,是当今世界舞台上一个非常突出和普遍的现象。江泽民同志在“七一”讲话中以寥寥数语概括:“世界多极化在曲折中发展,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世界的力量组合和利益分配正在发生新的深刻变化。”“5.31”讲话中,江泽民同志又科学分析国际形势,说明了“形势逼人,不进则退”的道理。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所以,正确认识和对待综合国力的激烈竞争,是我们认识当今国际战略形势,把握中国发展和对外关系主动权的一个重要方面。 一、综合国力与国家地位和国际关系 综合国力是一个国家所拥有的生存、发展以及对外部施加影响的各种力量和条件的总和。它包括经济、政治、科技、军事、外交、文化、精神等实力,以及其赖以存在的地理环境、自然资源、人口等基础实力。综合国力既包括自然因素,又包括社会因素,既包括物质因素,又包括精神因素。是各种因素、各个领域的总和,也是物质力量与精神力量的统一。综合国力实际上也就是国家实力,但之所以更多地称综合国力,主要目的在于强调它不是指单个的某个方面的实力,而是指综合性的实力。 综合国力的大小强弱,反映着一个国家的发展水平,决定着它满足国民需求、解决国内问题的能力,同时,也在根本上决定着它在国际上的地位和作用。所以,每个国家,都不能不以增强自己的综合国力为追求的目标,因而,也总是在客观条件所许可的范围内,用各种方式,尽努力发展自己的综合国力。 综合国力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它表现在:随着历史条件、内外环境的变化,综合国力,包括单项实力和综合实力都在不断地发生变化;综合国力由潜在形式向现实形式转化的情况不同,因而在一定时期综合国力的表现也就不同;综合国力的作用范围也经常变动,因而其构成和状态也有所不同。比如说,经济资源,是一个国家极为重要的基础实力,但它只有在得到合理有效的开发后,才能从潜在的实力转化为现实的实力。转化前后它所的实际作用是不一样的。 由于这种变动性,综合国力也就是相对的。纵向,相对于国家自身不同的历史时期;横向,相对于特定时期国际体系中的其他国家。18世纪中叶的荷兰较之17世纪更为富有,却失去了大国地位。这是因为它的近邻英国和法国拥有更大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20世纪的英国较之处于世界时的维多利亚时代拥有更多的财富,却沦为二流国家,原因是不少西方国家的实力超过了英国。 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竞争的基础和条件往往突出地表现在国际竞争力上。所以,国际上已经比较普遍地重视对国际竞争力的测定,相应地,愈加重视国际竞争力的提高问题。世界上比较早地对国际竞争力进行研究的两个机构是国际经济论坛和瑞士国际管理发展研究院。国际经济论坛在1994年的《国际竞争力报告》中,将国际竞争力定义为"一国一公司在世界市场上均衡地生产出比其竞争对手更多财富的能力。"瑞士国际管理发展研究院则认为,国际竞争力是一个国家在市场经济竞争的环境和条件下,与世界整体中各国的竞争比较,所能创造增加值和国民财富的持续增长和发展的系统能力水平。它提出影响国家国际竞争力的八大因素是: (1)国内经济实力,指一国经济力量的整体评估; (2)国际化程度,指一国参与国际贸易和投资的程度; (3)政府影响,指政府政策对竞争力的有利程度; (4)金融实力,指对资本市场和金融服务质量的整体评估; (5)基础建设,指投资源与制度满足企业基本需求的程度; (6)企业管理能力,指企业管理在创新、获利和应变等方面的表现; (7)科技实力,指科学和技术的能力以及在基础和应用研究上的成功程度; (8)人力资源,指拥有人力资源的数量和质量。 这八个因素中,每个又包括若干方面,共有244个指标。瑞士国际管理发展研究院每年都以此模型对世界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竞争力进行评估,在世界上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所谓提高国际竞争力,其重点和焦点也越来越集中在这些方面。所以,对这些指标和内容,我们必须给予密切的关注,着重在这些方面下功夫,使我们的国际竞争力不断地有所提高。 我国的综合国力到底有多强?这些年来,国际上的分析评价众说纷纭,90年代中期的"中国威胁论"曾一度在西方国家甚嚣尘上,宣扬中国的发展会对亚洲乃至整个世界造成威胁,有意在世界上特别是中国的邻国中制造紧张气氛。但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所产生的辐射连带效应,特别是对亚洲经济的稳定和发展的贡献,这种"威胁论"不攻自破。转眼间,"中国无用论"(典型代表是去世不久的西方经济学家西格尔所着的《中国无关紧要》)又在一些国家、甚至在中国国内蔓延。近,西方国家又出现了所谓的"中国崩溃论"。美国《中国经济》季刊主编斯塔德维尔在《中国梦》中,把中国经济比喻为"一座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美籍华裔律师章家敦出版的《中国即将崩溃》一书,更是耸人听闻地鼓吹:"与其说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还不如说中国正在崩溃。"这种观点夸大了中国经济中的某些问题,对中国经济发展成就和前景的评估严重扭曲,基本上不符合中国的实际。 根据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综合国力课题组"发表的《综合国力评估系统(期工程)研究报告》分析,目前,在美、日、中、俄、德、法、英7国中,美国的综合国力居世界位,并且其综合国力值于其他6国;日本居第二位,其综合国力值约等于美国的60%;法、英、德基本在一个水平上,其综合国力值约等于美国的一半;俄罗斯的综合国力值接近美国的40%,居于中国之前;中国的综合国力值居7国之尾,约占美国的1/4,法、英、德的1/2,俄罗斯的2/3。这种分析当然是一家之言,其排列顺序及其比例也可以商榷。但总体上,与目前世界的现状大体是吻合的。 综合国力从根本上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地位及其影响。鸦片战争前后,中国国力衰退,便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1842至1949年,中国历届政府共签订了1175宗不平等的条约、协定、章程和合同。仅从1840年开始的战争赔款和从1894年至1937年支付的利息,就分别达到13亿两白银和7.29亿美元。国家利益由此受到极大损害。冷战后,俄罗斯的综合国力大为下降。其经济规模只相当于苏联年代的一半。根据瑞士国际管理发展研究院对4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竞争力调查,1996年俄罗斯的竞争力被列在一位。没有实力,也就没有了强国的地位。俄罗斯挡不住北约东扩的步伐,也阻止不了美国废除反导条约,在中东和南斯拉夫问题上说话没有影响。 正因为综合国力具有如此大的作用,所以每个国家都高度重视自己综合国力的发展和提升。同时,由于综合国力的大小是在比较中相对而言的,所以每个国家都力求占据有利的地位,拥有相对于别国更大的优势,因而,相互之间也就必然要展开激烈的竞争。这种竞争,构成国家相互之间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在相当程度上影响和制约着国际关系。 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综合国力竞争的方式、规模、程度有不同的特点。当今世界,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迅猛发展,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交通工具的日益发达,通讯手段的不断改进,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一个国家的利益已经不仅仅限于自己的国境线之内,而是越来越多地表现在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之中,包括经济的联系、政治的联系、科技的联系、文化的联系、军事的联系等等。不同国家常常在这种相互联系中体现和实现着自己的利益。这种“联系利益”,既包含有共同的利益,也包含有冲突的利益。共同利益构成合作的基础,冲突利益构成矛盾的基础。无论追求何种利益,为了谋取更大的份额,相互之间都必然要展开激烈的竞争,从而,也就构成了我们常说的综合国力的激烈竞争。这种竞争,未必会比19、20世纪更多地采用军事甚至侵略的方式,但比起以往一个国家的利益和实力主要靠自己内部发展的情况来,其范围无疑要更广,方式要更多,程度当然也更为激烈了。 二、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有那些新的特点? 认识综合国力的竞争,首先要认识这种竞争的内容和特点。冷战结束之后,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上综合国力的竞争及其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经济的竞争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中心内容。 国际竞争的目的,说到底是为了谋取经济利益。而竞争的得失成败也必须以经济实力为后盾。冷战结束之后,经济在综合国力中的地位上升,因而,经济的竞争也就成为国际竞争中主要的内容。每个国家都在大力发展自己的经济,都在努力增强自己的经济实力,也都在用各种方法提高自己在经济上的竞争力。 由于单靠国内的资源和市场已经不足以扩大自己的经济规模,所以,许多国家,特别是一些大国,都力图在世界范围内争取获得更多的投资、更多的技术、更多的出口市场、更多的贸易顺差。许多国家都调整了外交工作的重心,确立了外交为经济服务的战略。政治家们出访往往都喜欢带上企业家同行。争取大笔的订货、工程、服务贸易以及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往往是外事活动直接的目标。为了经济上的利益,贸易争端甚至贸易战也屡见不鲜。跨国公司不仅在经济上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在政治上的影响也非同小可。美国经济学家说:跨国公司在当今世界的作用是,控制不用武力,财力胜过枪炮。在经济合作和竞争的同时,如何维护国家的经济安全也成了更加突出的问题。情报工作瞄准了商业秘密。防范金融风险成了一大课题。 第二,国际政治地位和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是综合国力竞争的主要目标。 美国作为世界惟一的超级大国,力图保持自己龙头老大的地位,发挥所谓""的作用。霸权主义有增无减,连美国自己的人以及它的盟友,都批评起它的"单边主义"倾向。世界其他大国不愿生活在单极世界之下,于是大力推动多极化进程,也就是努力扩大自己的政治影响,提高自己的政治地位。相互之间也就构成了纵横捭阖的复杂关系。其中,有合作,也有竞争。有争夺,也有交易。有的国家,把谋取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当作政治上的重要目标;有的国家,力图在某个地区发挥重要的政治影响。对各种国际组织中的席位特别是领导职位,当然更是当仁不让。对一些热点地区、热点事务,也力图发挥自己的政治影响,以便使事态朝更加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 第三,科技的创新和率先突破是综合国力竞争的制高点。 科学技术的实力和水准,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又给予其综合国力以强大的影响。科技与经济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因而对于经济的贡献率也越来越高。科学技术上的一个重大突破,往往能提升一种产品的竞争力,有时甚至能带动或形成一个新的产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提供着基础和动力。因此,科学技术的竞争成为国际竞争的制高点。谁占据了它,谁就能在国际竞争中占据主动地位。所以,在国际竞争力的计算中,往往包含着较多的科学技术方面的内容,如科技人员的数量及比例,所申报的专利数量,在刊物发表的论文数量等等。大凡有一定基础的国家,都非常重视科学技术的发展。许多国家都瞄准科学技术的前沿问题,制定了不同类型的科技发展规划或项目计划,投入较大的物力财力,组织科技人员攻关,并加速向现实的生产力转化。在一些重大的科研项目上,如基因工程、纳米技术、数字电视等方面,不仅在比水平,而且在比速度,比实现商业化的时间。 第四,军事力量仍是综合国力竞争中具有威慑性的手段。 军事力量是构成国家实力诸要素中的一个重要的带有威慑性的因素。在国际关系史上,国力的竞争,其重点以及直接的表现,往往是军事力量的竞争。冷战结束之后,军事斗争曾经一度有所缓和。但近年来,情况又有所变化,军事斗争在国际政治中的表现和影响又突出了出来,并有了一些新的特点。其表现: 一是军费开支明显增长。特别是美国等国,军事预算和拨款的数量直线上升;二是核武器竞赛抬头。美国研制部署国家导弹防御计划和废除《反导弹防御条约》,大大刺激了世界范围的军备竞赛,一些中等国家也加紧研制核武器;三是高技术武器竞赛成为新的热点。美国等国家大力开发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如信息化作战平台、精确制导武器、航天武器、隐形武器、夜视器材,以及其他新概念武器。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成为它们试验新式武器的场所;四是军火交易日益扩大。美国作为世界大武器贸易出口国,占世界武器销售市场一半以上的份额。俄罗斯等国也放宽对武器出口的限制,扩大在世界军火市场上的份额;五是谋求军事优势,不断进行军事上的较量。一些热点地区,军事冲突此起彼伏,接连不断。一些世界大国,动辄以武力干预相威胁。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成为当代运用军事手段的主要方式;六是军事与政治结合得更加紧密。军事手段直接服务于政治目的;在政治斗争的同时穿插运用军事的威慑。政治与军事以及其他手段综合运用,以求达到的效果。 第五,文化的竞争成为综合国力竞争愈益突出的一个方面。 文化是软国力,但其作用并不"软"。一定的文化,对于一个国家核心价值观的形成和维持,对于一个国家的精神状态和凝聚力,对于一个国家国民的素质及其能力,都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现在人们已普遍使用"文化力"的概念,意在强调文化也是一种力量。 世界不同国家之间,围绕着文化的传播与封锁、扩张与抵制、消亡与保护等等,展开着复杂的较量。像美国这样的少数国家,借助于经济力量和先进的传播手段,大力进行以核心价值观为主的文化扩张,对其他文化造成不同程度的威胁。有人说,美国的出口产品已不再是地里的农作物,也不再是工厂里制造的产品,而是批量生产的流行文化--电影、电视节目、音乐、书籍和电脑软件等等。面对美国文化的大举入侵,许多国家忧心忡忡。小国弱国,对强势文化的扩张无能为力。而有一定实力的国家,则以不同方式起而捍卫自己的文化。如以法国为首的法语地区,举起了捍卫法语文化的旗帜。文化之间的合作、融合与竞争、冲突,呈现着一种复杂的状态。 第六,人才和人的素质的竞争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基础内容。 传统的带有基础性的竞争,往往是资源的竞争。但在当代世界,除了少数战略性资源外,一般的物质资源在国家实力中的地位下降,而人才、人的素质作为一种人力资源,其作用和地位上升。再加上较之以往,人才的流动性、包括在世界范围的流动性大大加强,所以,人才的竞争,在当今世界表现得越来越突出。许多国家都把教育作为国家发展和振兴的基础,大力培养人才。有实力的国家,则用吸引留学、提供较好的工作条件和较高的工资等等方式,大量吸引高级人才。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人才,纷纷流向发达国家,甚至一些发达国家的人才,也大量流向美国。为了争夺人才,很多国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采用了很多办法。商业化的各种"猎头公司"也大量出现,活跃在人才竞争的前沿。 总之,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在各个领域日益激烈地进行。我们只有清醒地看到这种竞争,认真研究它的态势和特点,积极采取应对的措施,才能掌握自己发展的主动权,在激烈的世界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三、怎样认识、对待和参与综合国力的竞争? 综合国力的竞争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无时无刻不在世界的舞台上乃至我们的身边发生。我们必须科学地认识它,正确地对待它,勇敢地参与它。 ,要看到,竞争与发展相辅相成,构成当今世界发展的潮流和主题。要发展,就要勇敢地面对和参与国际竞争。 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两大问题或主题之一。发展,是怎样构成的?呈现着一种什么样的态势?如果把竞争与发展联系起来,就可以看到一幅活的、动态的三维图景。 首先,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地区都在争取发展。也就是说,都在试图通过建设,通过各种资源的组织和利用,增强自己的经济实力,提高国民的生活水平,扩大自己的国际影响,提升自己的国际地位。发展,是竞争各方的总体愿望和要求。发展,也构成竞争的方向和主流。 其次,这种发展,又不是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个地区单线条的独立的发展,而是多线条的横向交织中的发展。横向的交织就构成了竞争。所以,发展的过程始终伴随着竞争。每个国际社会的主体,都试图比别人更快、更好地发展,都试图走在别人前头,占据有利的地位,超越别人的发展。因此,发展是在竞争的过程中实现的。 发展,充满着竞争;竞争,推动着发展。这就是当今世界发展潮流的一个基本特点,也是综合国力竞争的一个基本特点。 所以,中华民族要发展,就不能不面对世界综合国力激烈竞争的现实;反过来,要在激烈竞争的世界舞台上站稳脚跟,归根结底,在于自己的发展。邓小平说,发展是硬道理,解决中国问题的关键在于发展。江泽民同志说:"二十多年来,我们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得到全体人民的拥护,我们经得起国际国内各种风浪的考验,我国的国际威望和影响不断提高,都与我国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综合国力的显着增强和人民生活的不断改善密切相关。""继续解决我国经济和社会生活中存在的矛盾,提高我们抵御各种风险的能力,实现第三步战略目标,要靠发展;解决台湾问题,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要靠发展;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履行我们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的国际,不断增强我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也要靠发展。还是那句话,财大才能气粗。"所以,面对国际竞争的根本之策,就是两个字:发展。或者说:立足发展,加快发展。 第二,要看到,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总体上是一种"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态势。要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要有强烈的紧迫感和感,始终保持积极进取的姿态。 世界的发展原本就是不平衡的。而相互之间的激烈竞争,作为一种强烈的催化剂,无疑更加剧了这种不平衡。千帆竞发,百舸争流。谁发展的动力大,谁竞争的意识强,谁的体制和机制顺,谁能较好地利用各种条件和资源,谁的发展速度就快,谁就能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占据有利的地位,谁就能显示出比较的优势。大家都在前进、都在发展,谁不发展,或者谁发展的步子慢了一些,谁就会在竞争中处于不利的地位,谁就会落后。 日本,战后曾经创造了经济增长的奇迹。1950年,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为109亿美元(按现价汇率计算),居世界第7位,相当于美国的3.8%。到1988年,已经超过苏联,跃居世界第2位。但从1991年以来,日本的"经济泡沫"破灭,经济开始出现衰退。虽然总量仍保持世界第2的地位,但年,日本经济年均增长不到1%,是经合组织国家中增长的国家。迄今仍然没有走出衰退和低迷的状态。 美国,二战后登上世界经济霸主的地位,其经济规模一度达到世界的50%。60年代后趋于衰落。80年代后经济逐步回升,其规模保持在世界的1/4左右。在经历了90年代初的短暂低迷后,从1992年3月开始,保持了连续120个月的增长,创造了连续增长时间长的记录。但从2001年3月开始,美国经济进入衰退。受美国影响,欧盟15国的经济增速大幅放缓,本来就疲软的日本经济更加低迷。近,由于安然、世界通信、默克等公司的假账案暴露,美国经济正在遭受新的打击。 俄罗斯和东欧国家,由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剧变,经济遭受空前破坏,无论总量还是增长速度,都大幅度下滑。俄罗斯1992年的下降幅度达到14.5%。但近年来,随着制度转型的开始完成,经济的发展出现了回升的势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1999年,俄罗斯的GDP增长率由上年的-4.9转为5.4,成为经济由衰转振的重要转折点。2000年达到8.3,2001年仍保持在5.8。匈牙利1998年至2001年一直保持在3.7到5.2之间。乌克兰2000年由负增长转为增长,增幅达到5.8.2001年进一步达到8.2. 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世界的竞争是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是一个永恒的现象。谁拥有发展的条件,谁抓住了机遇,谁作出了科学的抉择,谁就能获得较快的发展。谁稍有懈怠,谁稍有失误,谁就可能落后。发展与落后是经常发生转化的。 第三,要看到,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有许多新的特点,特别是竞争与合作往往同时并存。因此,必须恰当地运用竞争的方法和艺术,处理好竞争与合作的关系。 尽管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非常激烈,但由于历史条件的变化,在竞争的性质和方式上已经有了与过去不同的很多差别。当今世界的竞争,更多地不是表现为强力的硬竞争,而是非强力的"软竞争"。这种竞争一般都还是在国际规则所允许的范围之内。竞争的目的,主要是发展和提升自己,但未必是消灭对手。竞争并不排除合作。竞争的同时,也往往发展着大量的合作。竞争的结果,固然有彼此力量和地位的消长,但更多的,是各方的共同发展,或者双赢。 比如,在科技领域,国际的竞争非常激烈,但在很多领域,也发展着大量的合作。国际空间站计划就是一个典型的范例。该空间站计划耗资400亿美元。成员国有美、俄、加、日、英、法、德、意、比、荷、挪威、西班牙、瑞典、瑞士和巴西等16国。分工是:美国承建三个联接舱、一个实验舱、支撑部件、四个太阳能收集器、一个卧舱、三个对接器、一个圆形穹顶、一个无压服务舱和一个离心舱。此外,保健、生命保障、导航、飞行和控制、信息处理、能源、通讯和监测、地面操作和发射系统也完全由美国承建。加拿大负责生产用于空间站设备安装和维护的长达55英尺的智能机械臂。俄罗斯负责建造两个研究舱、一个自成体系的用于生命保障和起居的服务舱、一个为科研提供能源的2万千瓦太阳能发电站、后勤运输器和用于宇航员返回地面及运输用的太空船。日本负责建造用于实验和后勤运输的附带有户外平台的实验室。欧空局负责建造由航天飞机运送的压力实验室和将由"阿丽亚娜"5号运载的后勤运输器。另外,巴西和意大利将按与美国达成的合同,参与承建一些设备。巴西将为空间站提供一个特制的玻璃窗,用以眺望地球。波音公司的一位空间项目负责人说:"空间站既是科研项目又是政治项目,这么多国家一起和平工作比空间站本身的价值还要大。它意味着不可限量的国际合作。" 全球知名的麦肯锡公司的管理咨询专家乔尔.布尔和戴维.厄恩斯特,研究了该公司在全球所做的数百项企业联盟案例后得出结论:完全损人利己的竞争时代已经结束。长期势均力敌的争斗只会使自己财力智力枯竭,难以应付下一轮的竞争和创新。他们认为,为了竞争,企业就必须协作,以此取代损人利己的行为。企业通过有选择地与竞争对手及供应商建立联盟,进而分享和交换控制权、成本、资本、进入市场的机会、信息和技术,终为顾客和股东创造价值。 对这样一类新特点,我们应该注意到,不能忽略。所以,当我们说到“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时,并不一定就是把它当作的坏事。综合国力的激烈竞争,给我们带来了压力,所以叫“形势逼人”。但它也同时带来了机遇,为我们创造了不少新的条件。关键看我们怎样认识、怎样应对,能不能抓住其中的机遇。 第四,要看到,综合国力的竞争,事实上也对弱势国家造成很大的压力。所以,在参与国际竞争的过程中,要有必要的防范意识和准备,努力维护国家的利益和安全。 由于综合国力在根本上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国际地位,因此,这种竞争的一个重要目的,也就是要维护或增强自己的国际地位。竞争的各方纵横捭阖。某些国力较强的国家往往会通过不同的方式限制和阻遏其他国家、特别是弱势国家的发展。奥尔布赖特在其任美国国务卿时就说:“外交工作的真正挑战不在于我们的目标是否美好。对外政策讲究的是实际,而不是美感。”“它可能需要使用简单的逻辑、经济刺激、技术援助、新的承诺、信息分享、高压手段和以高压相威胁或者将其中任何几种做法结合使用。” 在国际竞争中被用于施加压力、特别是强国对弱国施加压力的方式方法五花八门: 在经济上,主要利用技术、管理、质量、效率、市场、知识产权的优势,谋取自己的比较利益。多年来,一些大国还经常通过设置贸易壁垒、实施经济制裁、进行贸易报复等等方式对其他国家施加压力。尤其是美国,动辄使用"301条款"等进行威胁。随着世界贸易组织的建立及某些新的规则的确立,贸易壁垒基本上不能再用,经济制裁和贸易报复也受到很大的限制,所以经济施压的方式方法也有了新的变化。一些大国更倾向于通过制定经济和贸易的规则,使之更有利于自己而获取利益。有时候则采用双重标准,对自己一套,对别人一套,造成人为的不平等和不公平。 在政治上,往往利用大国地位,自恃较强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干预别国的内政,主导国际问题、热点问题的解决。有的利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强行坚持自己的主张和意见。有时候,干脆采取蛮横霸道的态度,独往独来,我行我素,置其他任何国家的意见于不顾,把自己的主张凌驾于整个国际社会之上。反之,对其他国家,则常常随意地施加压力,扣上什么耸人听闻的帽子,迫使别国服从自己的意志。 在军事上,主要采用威慑的手段,以军事干预甚至发动战争相威胁。如,声称有权对某些国家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声称有权首先使用核武器,声称不需经过联合国安理会的批准就可采取军事行动。1998年,美国以可能面临新的核导弹或化学弹头威胁为由提出战区导弹防御计划(TMD),1999年3月,国会通过了关于研制战区导弹防御计划和国家导弹防御计划(NMD)的议案。1999年10月,国会又拒绝批准《全面禁止核武器试验条约》,并提出修改1972年签署的《反导弹防御条约》(ABM)。这些,都是企图单方面保持自己的威慑力量。 综合国力竞争中这些恃强凌弱的做法,其实并不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也不符合国际社会的文明准则。但由于它们在一定程度上的客观存在,所以,我们就不能不密切注意,通过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文明新秩序而减少这类行为的发生,同时,也努力利用相应的规则、机制来保护自己。勇敢、清醒地面对竞争、参与竞争,在竞争中学习,在竞争中前进。这是我们应取的正确态度。 文/中央党校校务委员、科研部主任 李忠杰

数控车床
投资理财安全吗
两轮代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