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当前位置:

信托虚胖 一个金融行业的“源代码”命运

2020/02/22 来源:中卫信息港

导读

——资深业者自白文│匿名老K喜欢《源代码》这部电影。为了阻止一次大规模爆炸,男主角科特一次次被送进源代码世界——每次都是同一个8

——资深业者自白

文│匿名

老K喜欢《源代码》这部电影。

为了阻止一次大规模爆炸,男主角科特一次次被送进源代码世界——每次都是同一个8分钟,但每次又都有些许不同。

现年已届不惑的老K,是上海一家信托公司的副总,在信托业摸爬滚打十数年,先后在三家信托公司任职,是信托业的资深专家。

在老K看来,身为现实中的信托业者,跟科特相似之处,就是一次次被置入“清理整顿”的命运:每隔三五年,信托业都会因不同的理由而遭遇一次自上而下的清理整顿。

信托“虚胖”

从1982年到现在,信托业经历了五次洗盘式的清理整顿,从时期的上千家企业,缩减到现在的近70家。

尽管如此,这个行业仍未能摆脱被边缘化的命运。甚至在金融监管层眼里,跟银行老大哥、证券公司、基金公司小弟相比,信托公司依旧被划入“坏孩子”的一边,脑袋上得戴着一个金箍:只要有需要,随时通过紧箍咒来阻止信托业的“失控”。

“不少监管部门高层人员所了解的信托,还停留在几次整顿前那种乱七八糟的样子。”老K批评道。

2012年9月17日,人民银行、、、、国家等联合发布《金融业发展与改革“”规划》。这个长达46页的金融业整体规划中,只字未提信托业,虽然截至去年底,这个行业管理的资产规模已超过5.2万亿元,超过公募基金行业的资产规模(2.3万亿元),甚至可以与保险业资管的规模相媲美。

“外界一直都说信托业规模庞大,可以赶超保险,实际上,信托业只是虚胖,”老K毫不客气地指出,“早几年银行理财对接信托业务的推广,是信托业虚胖的主要原因。”

之前,受制于信托业务募集对象不得超过200人的约束,信托公司的业务很难做大。2006年开始,(,)、(,)率先突破创新,以理财募集所得资金认购信托,提高了信托公司设立信托产品的效率,也让中小信托公司找到了做大信托业务规模的路径。

2008年信托业步入规模大发展阶段,所管理的信托财产规模中至少40%来自银信业务。“2010年之后,银信业务受到严格限制,信托业资产规模有所控制,但信托因此而造成的水分保守估计还有1/3。”老K估算道。

也就是说,以2011年底的数据为计算基础,撇除水分,信托资产规模的“干货”大约在3.5万亿左右,只比公募基金的资产规模略大一些。

最近有消息说,平安信托的私人财富管理部门或将并入(,),同时将综合拓展部门并入平安保险。在业内,平安一向有“深谙监管层意图”、“对监管风向先知先觉”的名声。2009年,平安信托率先实施主动管理战略,锁定私人财富管理业务,声称要转变为财富管理公司,当时吸引了不少平安银行的员工加入。

若上述消息属实,意味着平安转了一圈回到起点,平安模式发生转变:在平安金融大棋局里,“信托”正被迫淡出主角的领地。

中产阶层理财路难行

老K认为,在一定程度上,信托公司服务的对象是中产阶层的利益。悲剧的是,中国缺乏中产阶层生存的土壤,甚至在中国不存在中产阶层,只能充其量称之为“中等收入群体”。

信托是一种制度安排最灵活、业务功能最全面的金融工具。20世纪80~90年代,信托的作用主要是传统银行金融之外的创新探索,或者是地方政府获取外债的“窗口”。有人戏称,除了信托没做,其它什么都做过了。2002年“信托新政”颁布之后,信托才摆脱了角色错位,尝试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本源功能。

但老K表示,无论信托的功能怎么演化、转变,有一条是确定的:信托并不是权贵阶层能看得上的创富工具。“以信托产品平均6%-7%、最高不过百分之十几的收益程度而言,大约只有中产阶层才会去买。”

“可以说得直白点,在我国没人关心中产阶层。”老K举例道,“比如房地产、汽车,这些是中产阶层主要拥有的财产。然而事实是,一套房子就套住了上下几代人几十年的财富,不仅背负着巨额银行债务,今后还要承担越来越重的(物业税);再看汽车,高油价、购置税、使用税、燃油附加费、牌照费,重重叠加……这给中产阶层造成多大的压力啊?”老K还指出,现行的诸多安排均对中产阶层不利,比如工资收入的累进制所得税的税率偏高,又比如各种子女教育择校费、赞助费,中产阶层的上辈老人赡养支出问题,等等。

“在中国,中产阶层表面光鲜,其实生存环境窘迫,除了高额费用支出,还要被无形中贬值(通货膨胀),所以,所谓的丰厚财产只是一种幻像。没有谁代表他们而去争取应有的权益与保障。由此可见,服务中产阶层利益的信托公司又如何能得到权贵们的青睐?”老K反问道。

信托公司的弱势地位

信托贷款这一理财手段在信托公司占有很重的分量。当信托贷款业务遭遇挤压时,会直接且明显地影响到信托公司的发展。

2007年银监会修订《信托投资公司管理办法》时,曾有意取消信托公司的贷款业务,但遭到绝大多数信托公司的强烈反对,最终银监会不了了之。不过银监会在《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中增加了“集合信托贷款不得超过全部集合信托计划的30%”为上限,限制了信托公司的贷款业务量。

“银监会好像特别反感信托公司的贷款,总想着框死这个。信托公司没有太多的腾挪空间。”老K坦言。

信托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接近6万亿元:如果让证监会看到自己管辖下的从业机构达到这一规模,它会欣喜若狂;但银监会的第一个反应却是犯愁——这么大的规模,如果出事该如何收拾啊?!“心态不一样,监管的导向就会有明显差异。”

“从宏观政治格局而言,任何一个金融子行业的服务对象所处地位决定了这个行业受重视的程度,也决定了它能得到的‘待遇’,”老K调侃道,信托公司期盼已久的《信托业法》喊了这么多年,‘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是原因之一。”

信托面临分化

“这段时间整个金融行业很乱,犬齿交错,看不出清晰的路径。彼此有竞争有合作,”老K说,“但信托公司可能会出现分化。”

2012年春天来临之际,老K就预感到信托业会跌——最开始是增长的加速度下跌,等过了临界点,其绝对值就会开始下降。果然,年中数据证实信托行业增幅放缓。

“最大的原因是宏观经济环境变了,企业融资搞扩大再生产的需求减弱,”老K分析道,“还有就是银行、、基金等开始涉足信托业务,这些都会遏制信托业的发展势头。”

直接的表现是,在今年春夏,信托公司存量的房地产、矿产项目频繁爆发问题,对信托业震动较大;在证监会的鼓励下,基金公司和券商看到了信托业务的机会,开始图谋所谓的未上市公司的股权、债权、收益权业务;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直接融资渠道拓宽后,对信托公司的业务也产生很大的竞争,后者的贷款业务难以为继——“他自己可以发短融、中票、企业债,为啥还要信托公司的贷款?”

“现在信托业正进入一个困惑期,创设一个信托产品用于单个项目融资的时代即将结束,”老K说,“没有现成的样板可以模仿,旧的经验已经失效,新的方向还未明朗,信托公司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平安信托的‘资金池’业务或许是被迫的一种突围尝试。”

“现在很流行说‘企业转型’,不过说实话,如果一个公司的业务模式持续了多年,怎么可能说转就转了?转型涉及到很多方面,比如人员、风控标准、流程等都要改变,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源代码》的影片结尾,科特选择留在源代码世界、一个虚拟的程序世界里。不过时间并不像他所以为的那样,在8分钟之后停止,他的手表继续走动。

换句话说,每一段源代码,都能衍生出一个新的世界。

老K认为,信托业也一样。

重庆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平遥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里治疗癫痫最好
枣庄白斑医院哪家最好
邢台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