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当前位置:

艾尔编年史六十三记录尤菲斯坦米兹III

2020/01/26 来源:中卫信息港

导读

艾尔编年史 (六十三)记录(尤菲·斯坦米兹,III)尤菲蹲下身,将掌心轻轻覆盖在那片翻动过的土壤一侧。她施展出操控土石的秘术,轻而易举

艾尔编年史 (六十三)记录(尤菲·斯坦米兹,III)

尤菲蹲下身,将掌心轻轻覆盖在那片翻动过的土壤一侧。她施展出操控土石的秘术,轻而易举地将那具尸体翻了上来,然后仔细检查起对方的状况。

由于正处冬季,尸体的腐败并不严重,仍能从面容上确认是克拉托斯本人。但和那名‘沉睡’的黑鸦骑士不同,这位瘦削的男人不再有着呼吸和心跳,肢体也变得僵硬,的确已经死去了一段时间。

尸体的衣着相对整齐,体表看不到明显的外伤痕迹。她将手放在克拉托斯的胸口,用魔力感知他身体内部的状况。

很快她就发现了问题。尸体的全身都盘踞着微小的肿块和瘢痕。纷杂的‘枝条’从它们的内部伸出,深深扎入四周的组织。这些瘢痕已经严重损害了克拉托斯的身体,虽然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变化。

她知道那是什么。

学院的魔药课上,卡夏导师提起过这种被称作‘浸润性魔力瘢痕’的疾病。长期处在魔力异常的环境中,或长期接触蕴含魔力的植物和药剂且缺乏防护,就可能患上这种足以致命的病症。对于一名合格的炼金师或魔药师,这是最重要的注意事项之一。

她继续将感知延伸向身体的其他部分,没有找到任何外伤或内伤的痕迹。然而,利用曾经学习过的生物知识,以及源自埃达力量的天赋,她足以给出可信的判断——这具身躯的整体状况相当糟糕,恐怕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那并不意味着克拉托斯是死于疾病。他可以约法埃尔前来谈话,意味着距离最后的时刻仍有一段距离。以男人所患的病症,通常会随着时间经过愈发虚弱,最后死于全身器官和组织的衰竭。如同法埃尔描述中那样,无声无息地突然死去,同样有些不合常理。

“让我试一下。”尤菲呼了口气,在身旁布下秘术,转头看向一旁焦急不安的男人,“不用担心,我用了伪装的幻术,外面的人看不到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

法埃尔连忙点头。她最后看了他一眼,沉下心神,开始尝试施展一道刚刚习得不久的神术。

埃达的神力被呼唤到她体内,再缓缓传入那具尸体。「创生」的力量将腐坏、无用和多余的组织依次溶解,重新构建出崭新而完好的身体器件。即使是那些看似完好的部分,她也仔细地进行过修复,确保死亡和疾病的痕迹,从这具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被彻底抹除。

比起她曾经使用的,仅对刚死去不久,且身体完好的生灵有效的复活神术,这一道法术对于精神的负担要大上许多。她是不久前完成那次灵魂的旅程后,才勉强能够掌控这种程度的力量。不过,如果能因此确认事情的因果,也算是物有所值,尤菲心想。

神术的力量顺利地修复了克拉托斯的身躯。尤菲轻轻喘着气,缓解头脑中的些许疲惫和晕眩。与此同时,她在手中准备了一个不致命的攻击秘术——她无法确定克拉托斯属于友方,因此一定的防备是必要的。

然而几分钟过去,克拉托斯的身躯仍然一动不动。她再次小心地用魔力探测男人的身躯——体内的瘢痕已经完全消除,曾经损伤的组织也完好如初,呼吸和心跳微弱却存在,然而感觉不到精神的波动——和那名‘沉睡骑士’的状况极为相似。

“他……怎么了?”法埃尔在一旁看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果然还是……没办法救活他么?”

“现在的他没有死,但不算活着。”尤菲轻声回答道,“尽管身躯是凡人,他的灵魂同样被困在了某个地方。在找回灵魂之前,他无法醒来。”

“那……有办法解决吗?”

“自然,只要找回他的灵魂就可以了。”少女回答地干净利落,“我还有不少事情想要问他,不管他之前做了什么,就这么死了可不行呢。”

她站起身,拍了拍衣装上的灰尘,然后施展法术,让克拉托斯的躯体浮在半空。

“现在,可以带我去他家里看一下吗。”她对法埃尔说。

这次,男人回答得比之前爽快了许多,“你要去他的工房,还是他居住的地方?工房距离这里更近一些。”

“那么就先去工房。”她想了想,“或许那里还有着他留下的线索。”

法埃尔点头表示同意,回身向附近的街道走去。大约五分钟后,他们来到一间占地约近百平方公尺的单层木屋前,尤菲走近房门,看见门上的牌子写着「制药工房·克拉托斯」的字样。她敲了敲门,预料之中的没有回应。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屋子,克拉托斯倒是满有钱。”少女嘀咕了一句,轻轻将手放在门锁上,默诵出开锁的咒文——她对于这个法术已经很熟悉了。

“是他租来的,这个房子。”法埃尔插话道,似乎在为对方辩解,“户主出门远游了,房租每个月只有四枚银币,已经是最便宜的情况了。”

大门伴随着轻微的吱呀声向里打开。尤菲率先走进屋内,然后回头招呼法埃尔跟上。屋里同样弥漫着略带馨甜的药剂气息,她循着气味找去,在大厅发现了一口巨大的坩埚,里面还残余着不少浅褐色的液体。她取出随身携带着的空瓶,盛装了大半瓶,打算等下让爱莲娜分析成分。

房屋被收拾的还算整洁,如果不考虑那些堆放在角落的药材和柴火。尤菲在一层的架子上翻找了一圈,没有发现类似配方的东西。于是她将墙角的每种药材都取了一些,然后前往大厅的另一侧。

除了这个巨大的厅室,木屋里还包含了朴素的卧室、餐厅和书房。少女循着直觉走进书房,来到已经开裂的木桌前,翻开一本封面绘有《公会》徽记的手册。

那是类似日记或记事一类的东西,书写者自然是克拉托斯。记事的内容主要是与《公会》相关的工作,最初的日期大约是两年之前。尤菲缓缓翻动着手册,跳过那些工作相关的部分,法埃尔也凑近过来,从她背后一同阅读着手册的内容。

大约从半年以前开始,手册的内容引起了她的兴趣。它们混杂在其余的内容当中,每一篇都不长,却完整的记载了那个名为克拉托斯的男人,参与药剂制作的整个过程。

内蒙古自治区妇幼保健院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挂号
宝宝癫痫早期症状
台州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南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