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日本3G产业的政策环境0

2019/01/17 来源:中卫信息港

导读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博士提醒说:“因为市场主体的力量对比比较悬殊,如果采用平等的号码可携带政策让消费者自主选择,消费者就很可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博士提醒说:“因为市场主体的力量对比比较悬殊,如果采用平等的号码可携带政策让消费者自主选择,消费者就很可能会去追逐强势运营商,而这正好与相关的政策目标背道而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用非对称的号码可携带政策可能会更有效。事实证明,在韩国等国家,这类政策取得了较理想的效果。”

良好的政策环境是日本3G产业取得成功的必备因素。明智的产业政策为产业的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而有效的监管为市场提供了公平竞争的环境。

明智的产业政策的出台和有效的监管的实施还必须依靠相关的机构与规则来做保证。日本的3G政策环境确实有许多令人称道的地方。

机构与规则是重要保证

日本有完备的政府机构和相关的研究机构来保证政府决策的成功,还有不断适应市场需求的法律法规来保证其监管的有效性,以利于公平竞争环境的营造。

其一,日本总务省下有完备的政府机构以及相关的研究机构来保证产业政策的正确制定。据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博士介绍,日本早的电信主管部门叫日本邮政电信省(MPT),当时是政企合一的。后来,日本对MPT进行了改革,成立了总务省。

总务省中和电信有关的机构主要是对总务大臣提出意见的电信事业纠纷处理委员会、电波监理审议会和信息通信审议会。其中,电信事业纠纷处理委员会负责在运营商之间发生纠纷时进行斡旋和仲裁,共有5名委员;电信监理审议会也是由5名委员组成;信息通信审议会下面还有信息通信技术小组、信息通信政策小组和电信事业小组,由30名委员组成。而且,在大臣官房下面与电信有关的还有两个局,一个是信息通信政策局,另一个是综合通信基础局。

另外,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研究所行业发展研究部主任胡珊介绍说,国际通信经济研究所(RITE)是总务省下面的一个软科学研究机构,主要从事国外运营商、监管等方面的信息跟踪,其在全世界有一些事务所。总务省下面还有作为国家独立行政法人的研究机构NICT。该研究机构主要从事一些基础性研究,研究内容包括通信和广播等。

其二,总务省所管辖的许多法令,促成了监管的有效性。这些法令主要有:电信事业法,包括电信事业法实施规则、电信号码规则和互联互通规则等;有线电信法,包括有线电信实施规则等;电波法,包括电波法实施规则等;关于日本电信株式会社等的法律(NTT法),包括NTT法实施令、NTT法实施规则和省令等;广电法,包括广电法实施规则等;还有一些其他规定。

日本主要电信政策的发展经历了一个较长的时期,总的来讲是不断适应市场的需要,朝着企业自由化和电信管制比较宽松的方向逐渐发展。

1952年8月,日本电信公社成立(取消电气通信省)。

1985年4月,实施电信事业法和NTT法,日本电信株式会社(NTT)成立(电电公社的民营化),这就拉开了日本电信自由化的序幕。

2001年6月,日本又修改电信事业法,扩大了非对称管制,设立电信事业纠纷处理委员会,引进普遍服务基金制度等。

2003年6月,日本再次修改電信事業法,取消了進入、退出管制而代之以登記制、報備制,原則上取消資費、合同條款而代之以個別合同等。這些舉措使得原有管制政策出現大規模轉變,大幅度地放松了管制。當然,這次修改也保留了對NTT東、西公司的大部分管制。

产业政策引领3G市场发展

日本的产业政策,在推动前期3G产业化、解决运营商的频段、发放牌照和侧面推动国际化经营的日本企业等方面,都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在3G启动前期推动产业化方面,日本政府起了很大的作用。陈金桥博士认为:“日本政府通过政府的产业扶持基金,推动了NTTDoCoMo等络运营商和NEC、富士通等设备厂商的早期开发和商用化进程。另外,日本的移动牌照除频率资源外基本不收取其他费用,避免了重蹈欧洲国家收取高额牌照费用影响络部署的覆辙。日本政府在频率规划或牌照发放等方面,从一开始就尽量降低门槛,尽量地为企业服务,这样就促进了日本3G的商业化。”

日本政府能够充分地为市场和企业服务,应市场的发展需求制定相应的管制政策和提供相关的管制软环境。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研究所新技术、新业务研究部副主任郑有强认为:“随着日本3G市场的迅速发展,当运营商的频段有可能出现不够用的情况时,日本政府就马上考虑向运营商提供新的频段;当有一些用户反映3家运营商的竞争力度还不够大时,日本政府就选择时机增发了3张3G牌照。”

另外,日本政府还从侧面推动了日本企业国际化经营的进程。胡珊认为:“在日本企业国际化经营方面,日本政府会从标准化政策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着手,从侧面帮助日本企业走向海外。不过从目前看,日本企业的国际化经营行为还不多。”

日本的产业政策对3G市场发展的重要作用,也得到了KDDI株式会社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真锅了先生的认同。他告诉:“日本总务省的总体思路是为了让日本国民能够更加便利,其出台的政策也与此相关,而这和运营商的目的是一致的。”

总的来讲,在引领3G市场时,日本政府走到了市场的前头,其整体思路比较超前。

号码可携带营造公平竞争环境

一个国家公平竞争环境的形成,对3G产业的发展将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在日本发展3G以后,日本政府不断推出新的举措以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日本于2006年10月推出的号码可携带政策,则是其中的一项非常重要的举措。

有意思的是,韩国早已推出了号码可携带政策,而日本直到2006年10月才推出。对此,真锅了先生是这样认为的:“日本的情况和韩国不大一样。日本的文化是人们一旦决定要做什么事,就不允许其失败。号码可携带政策在用户看来,因为可以任意选择公司而显得比较方便,可对运营商来说,就意味着要为此投入很多资金,并要和其他运营商协商如何解决这件事。因此,日本政府必须在做出决定前花相当多的时间来做相关的准备。”

号码可携带政策在国际上主要是指用户号码在不同运营商之间的可携带,其主要的政策目标有二:一是实施非对称管制,营造相对均等的市场竞争环境,通过对主导运营商进行限制,来达到使新进入者和弱势运营商取得相对平等的竞争地位的目的;二是扩大用户选择权范围,保障和深化消费者权益。

“各个国家在推行号码可携带时很容易出现问题,也就是在号码可携带政策实施的初期,效果往往不大理想。这项政策不是弱化而是强化了强势运营商的优势地位。”陈金桥博士认为,“出现这些状况的主要原因是,如果推行一些中性的非对称管制政策,以号码可携带为例,强势运营商一般都占据着市场主导地位,其营业点比较多,而且服务质量和络覆盖也比较好。如果号码可携带允许用户自由转移,就反而会造成那些弱势运营商的用户可以无障碍地转移到强势运营商那里去,再加上强势运营商的经济盈利能力往往比较强,也更能承受用户挖掘的成本,就更容易导致一种反向流动。这是管制机构推行号码可携带政策时始料不及的。”

为了解决中性的非对称管制在号码携带政策上所带来的一些不良后果,一些国家尝试采用非对称的号码可携带政策,即在规定的时间内,只允许强势运营商的用户才可以转入弱势运营商,而不允许弱势运营商的用户转入强势运营商。

陈金桥博士提醒说:“因为市场主体的力量对比比较悬殊,如果采用平等的号码可携带政策让消费者自主选择,消费者就很可能会去追逐强势运营商,而这正好与相关的政策目标背道而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用非对称的号码可携带政策可能会更有效。事实证明,在韩国等国家,这类政策取得了较理想的效果。”

当然非对称的号码可携带政策也应该有一定的时间限制。由于各个国家的情况不一样,具体的时间限制主要取决各个运营商力量强弱的对比,比如,当弱势运营商的市场份额占到了一定比例的时候,非对称的号码可携带政策就可以转变为对称的号码可携带政策。(火王)

工地洗车台厂家
广州新风机厂家
螺旋波纹管公司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