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卫信息港

当前位置:

武志红走了千山万水成为你自己出世

2020/09/24 来源:中卫信息港

导读

武志红走了千山万水成为你自己武志红代表作品:《为什么家会伤人》《为什么爱会伤人》《梦知道答案》《身体知道答案》《感谢自己的不完善》

武志红走了千山万水成为你自己

武志红

代表作品:《为什么家会伤人》《为什么爱会伤人》《梦知道答案》《身体知道答案》《感谢自己的不完善》

手记

访问武志红其实是农历年前的事了。他来北京,作为“得到”app确当红专栏讲师,做一场直播活动。他的粉丝众多,这是不言而喻的。且搭上“知识付费”最好的1班车,名声和财富接踵而来。

一个人的走红,钱只是结果中的一种。

一个人被这么多人认可,有他本身的努力。

除个人努力以外,是否是是还有别的不容易被发现的部分?如果今天的流行文化是一个剧院,那么舞台上的人和舞台下的观众又构成了一种怎样的互动呢?

过去,文化偶像很大程度是借助了媒体宣传,读者被动接受。今天,由于媒体形态产生变化,借由互联网宣称的“用脚投票”仿佛每个人都可以主动选择偶像。这当中固然也包括市场看不见的气力。

总之,在新的文化生产体系里,新的大众偶像诞生了。

而我一直相信,一个时期流行什么,也一定有其道理。

我真正好奇的是,是怎样的时期情绪造就了一些偶像或人生导师。

或说,如果被拥趸的偶像是一面镜子,在他的故事里,可以照见怎样的我们,和我们身处的今天?

编者的话

“年轻时不放债,老了才不会用亲情去绑架孩子;年轻时充分活过,才能克服不甘与恐惧,优雅地老去。”给武志红一直强调的“活出你自己”观点有力的左证。

现刊出年初对武志红的专访,以利读者更加理解此1主张。

自己就活得不够真实

没把自己活出来

问:您的新书名为《具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很好奇为什么想写这本书?是什么原因让您觉得“做自己”非常重要?

武志红:由于之前在“得到”上开专栏,这本书是专栏的聚集。

至于“做自己”我想这个是本能。我从2005年在《广州日报》写专栏的时候就一直这样写。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时候,我当时对人文主义非常感兴趣,看到人文主义心理学家罗杰斯提出“成为你自己”

另外我想说,“具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就是自己根本上的感觉—由于觉得自己活得不够真实,没把自己活出来。这类感觉一直有,觉得不舒服。

问:您说的是您自己?

武志红:对,我自己。

问: 怎样开始意想到的?

武志红:上大学之前,他人常常会说我这个人挺不错,但是自己感觉很不舒服。那个时候“不舒服”就在那里,只是自己不知道。是在1992年进北京大学学习心理学的时候,从人文主义里找到了“不舒服”的理论支持。

问: 是怎样不舒服呢?

武志红:之前的人生中我太围绕他人转,我越有效率,就意味着我的生命都是在为别的人服务。也没有人要求我这样,但自己本能上都是为了他人在斟酌。后来我经历了一次危机,是研究生期间的抑郁症。

在抑郁症前期,我和一个好朋友的妈妈做了一点小生意,结果突然间我的抑郁症发作了,我失联了。抑郁症之前,我极其靠谱。那个好朋友就对说“您不用担心,武志红说话绝对算数,他一诺千金”可她不知道,我当时已变得不靠谱了。从这次危机开始,我就有一些转变,我开始在想自己,1直到现在。

问:您说的“绕着他人转”“一切为他人”会有点像现在流行说的“讨好型人格”

武志红: 对。我在我的书里头一直讲“滥好人”我们太强调付出,太强调牺牲。固然我们这个社会自私的人非常之多,但是也有很多很多的人真的中了这类说法的毒。

问:您觉得这是中毒?

武志红:我觉得是,最少是让自己不舒服。比方说我们常讲的“癌症人格”癌症患者通常都是严重压抑了自己的情绪。

40岁才有一点融会贯通。

太晚熟了

问:在您看来,当下社会的人都面临没法“做自己”的处境?

武志红: 现在好很多了。已有很多书,你去网上搜,类似谈“做你自己”这类书非常多。但是在我2005年开始写专栏之前,我常常比较欧美(特别是美国)和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常常讲牺牲什么的,很少有人强调生命的根本意义是成为你自己。特别少数的大家,比如说像王小波这类人,他就可以。但是在普通的知识层面,读中国的书,极少有人给你讲这个。

问:您刚才说谈“做自己”的书现在很多,那您这一本,您觉得跟它们不一样在哪儿?

武志红:我不敢说我这本书跟他人的书不一样。这本书是我的一种写作历程。我从1992年开始学心理学,从2005年在《广州日报》写心理专栏开始成为写,一直不断在延续这个主题。现在终究成了性的1本书。

对我来说,这算是成熟的作品。以往的作品觉得都不成熟,比方说《为什么家会伤人》2007年1出版就火,一直火到现在。但是里面都是一篇一篇文章,我也没有构成一个的思想。1直到现在,终究能够把心理学各种各样的概念和我自己的人生体验、我的视察做一点点融会贯通。不能说有多特别,但是终究算是融会贯通了。

问: 您觉得这贯通来得晚了吗?

每个利害的人在他自己的领域

都是任性的

问:鲁迅更晚,鲁迅出道的时候都快40多岁了。

武志红:对,我确切觉得我们很多人挺晚熟的。

北京大学天才特别多。你常常在本科生里见到有一些人,他跟你说话,他的智商和表达都散发着天才的光芒。但是不管什么样的天才,只要你问他一个问题,他立马就被你拉下来—你只要问他在进北京大学之前读的人文类的书是什么?对方给出的答案,都是知道之前的时间浪费了。<陈致中和黄睿靓虽然是在美国/p>

我们都了解我们在进大学之前读的文科知识的状态,你怎样可能在高中的时候就构成自己的东西?所以这绝对是个巨大损失。

如果一个人从小就被教导成为你自己—其实都不用教导,由于这是人的天性—又有充分的素材、知识在你身边,我相信很多人可能十几岁就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找到了自己的使命,找到了“我就要做这个”但是很多人可能像我一样,40多岁才逐步有点成熟。

问:其实也挺好的了,有的人可能一生都没有找到。

武志红:如果只在中国范围论,那是啊,40多岁,已很荣幸了。

问:当年在北京大学遇到很多天才同学,都是什么样的天才,还有印象吗?

武志红: 太多了。比如我们班考GRE,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考了当年的世界最高分。而且她在高中学的是俄语,进北京大学才从ABC开始学。到大三考GRE,满分是2400,那一年正好没有满分,她考了2360,就是当时的世界最高分。

问:你现在还记得这个数字?

武志红:对啊。班里这样的同学很多,我觉得我智商已还算不错了,但根本没法比。

问: 那他们狂妄吗?您刚才说到,您的狂妄和天才是10分的话,有的人是100分。

武志红:我说的这个天才不狂妄,但她是绝对有个性的。我当时是学生,要组织我们班的活动。这个女生长得很漂亮,又这么利害,男生肯定是期望弄活动她都在。但是她几次参加活动,觉得我们班男生太俗,站起来就走了。但是你平时跟她说话聊天,你不感觉她狂妄。所以我自己是这样说的—每个利害的人,在她利害的领域,都是任性的。

但凡触及探究人性幽微的心理学

讲的都是人要成为他自己

问:在您看来,这些优秀的天才也没有在“做自己”吗?

武志红:优秀和天才是两回事。很多“优秀”其实是人展现给他人看的,而但凡用“卓越”或“天才”来形容的人,一定是任性的。比方说在写作上我一定是任性的。但是我在生活中,是一个“滥好人”这么多年才逐渐产生一些比较根本的变化。在生活上我过得一塌糊涂,但我在写作上,能写这么多,几百万字都卖得不错,而且也算有点儿成绩。其实就是这样的。

问:您觉得现代人面对着什么样的禁锢,让大家不能“做自己”

武志红:很简单。我过去常常提到台湾一个学者叫孙隆基,他写了1本书叫《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他在书里解读中国文化,就用“仁”这个字来解读。“仁”的字形是左侧一个单立人,右侧不是一个“2”吗?他说在中国就是,一个“人”是不存在的,2个人才能成为“仁”你必须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你才有自我,而且你的自我要为对方服务。你在儒家思想中见过强调做你自己吗?历来没见过吧?我们的基本文化就在否定,就在说你不该做你自己。我觉得这类思想观念有2500年,乃至更久了。

问:所以,可以理解成您在写的东西是一种叛逆吗?

武志红: 这些是真实。这是一种真相。我就这么认为的。我也没有说要叛逆,在我家里我是不被管的,是有自由的。

学了心理学,你就会发现,“精神分析”也罢,“人文主义”心理学也罢,讲的都是做你自己。可能只有“行为主义”心理学会有点儿不同,行为主义它不讲灵魂,也不讲人的感受,不讲“沉默下的黑匣子”它只讲操作层面的东西。但凡触及精神问题,触及“人文主义”乃至在我的理解当中,但凡触及探究人性幽微的心理学,讲的都是这个,就是人要成为他自己。

问:所以,您有这么多读者,是否是是也让您特别相信,这类叛逆是一种普遍共鸣?有这么多读者的认可,我想您并不会觉得孤独。

武志红:确切不孤独,虽然我跟读者之间互动其实不多。

当我深入我个人的潜意识

我可能就碰触到了集体潜意识

问:这么说不会伤读者的心吗?

武志红:很正常的。对我来讲,真实是怎样的,我就是怎样的。我特别感谢我的来访者、我的这些采访对象、我身边的这些人,这是我思考的素材,是我对话的部分。固然读者会给我一个反馈,反馈很重要。

问:您觉得您和读者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武志红:我觉得王小波说得很好,就是“我写完了就拉倒了”读者爱怎样是他们的事儿。

固然现在互联别方便,比方说,是一个我和读者互动比较多的地方,真的是大量的互动。甚至于这两年也成了我很重要的思考途径。在网上做一些调查,非常简单直接。

就说一件事吧,在成都还是重庆,一个女孩养了一只猫。那只猫她养了几年,和她特别亲。她1下班,那只猫就在门口来守着等她,而且她的内心话不跟他人说,都跟这只猫对话。结果有一天回来,那只猫就没有了,被给卖了,没打任何招呼就卖了。我觉得这个事极为、非常恐怖,我觉得这是最糟的事情之一,你可以想象会给那女孩带来的创伤。所以我随手在上转了一下,结果引发剧烈的反应。那是我最恐怖的之一,你在跟帖中发现太多有这类经历的人,养的猫、养的狗、养的鸡,反正你养的宠物,你心爱的东西,父母说就了。最残酷的是,有一个孩子喜欢1只小鸡,结果他父亲给了孩子一把刀,把孩子和小鸡关在阳台上,“你必须把小鸡给杀了,我才放你进来”假设我不是通过,而是面对面听到来访者讲到这个故事,我会觉得这就是一个孤例。结果在上一写,哗啦啦看到很多这样的例子。成了我一个调查的途径。

问:所以,你会觉得自己是比较了解大众心态的?

武志红:我们去研究受众,研究受众心理,根据统计调查,根据这个方式去工作、去写作。其实这些意识层面的东西,对我来讲就是潜意识。我一直忠于我的线索,我深入我的潜意识。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会写成什么样,但是写着写着,你会发现有一些东西出来,我就会遵从那个声音,那就叫深入我个人的潜意识。我也是中国人,我也是汉族人,我受儒家文化影响很大,所以当我深入我个人的潜意识,我可能就碰触到了集体潜意识。

到现在才渐渐地

自己是个“滥好人”的感觉渐弱

问:那你需要在自己身上克服某种集体的潜意识吗?

武志红:可以这样讲,很不容易,所以到现在才渐渐地觉得自己是个“滥好人”的感觉越来越弱。“滥好人”就不用多作解释了,就是很容易对他人好。

问:“滥好人的感觉减弱”是说会多推敲自己了?这和自私之间的辨别是什么呢?

武志红:前不久我写过一篇,我说其实有一个道理特别简单,人先得照顾好自己。我走了千山万水才非常清晰地意想到,虽然之前早就开始讲“成为你自己”但是思想和体验就差得很远。思想早就到了,但是感觉上、体验上、生活上,直到现在才会做得好了一些。

武志红:没有。由于我在写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斟酌我的受众是谁,我就凭着我的感觉去写。刚才那个现象大家也注意到了是吧?这个经历我们都理解,人们过去是活在恐惧当中,所以才变得没有自己,也不允许你做自己。

问:可是今天很多年轻人已非常自我了,大家在批评的,不也是说年轻1辈过于自我中心吗?这种情况下,还要跟大家说要做自己吗?

武志红:这仍然是要说的。很多时候我们并不会在做自己。

你看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得通过一个一个的个体来实现是吧?那些有创造力的、有价值的,那些美好的、独创的东西,不都得通过个体来实现吗?如果你自己都离开了你的生命力,离开了你生命力的源头,我们怎样能够创造这么多好东西呢?

把自己的体验、自己的心拿出来

让它和这个世界真实地碰撞

问:您觉得集体和个体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武志红:特别简单,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我们可以放弃各种各样的权利,但我们不得以任何名义去侵害一个个体的利益。

问:您如何评价王小波?

武志红:传奇。我觉得他应该是活出了自己的人。

问: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我们强调个体、强调自我,这会让社会变得更好?

武志红:会。什么叫成为自己?你得把自己的体验、自己的心拿出来,它是一股生命力,让你可以成为一股水流—无形无质,但是又恍如真的存在的东西。你要能够让它和这个世界真实地碰撞,有些时候你可能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一点冲击,乃至造成一点伤害,你自己也很容易被伤害。当你做一个大胆的体验者,爱恨情愁、喜怒哀乐,那时候你的体验会非常的丰富。而且这类大胆有时候还可能面临一个基本的羞耻—当我们把真实自我亮出来,如果他人不在乎你,你会有一种羞耻感。

所以所谓的成为自己,不是做到我们寻常说的“自私”就可以了,跟自私完全是两回事儿。其实这意味着你把真实自我出现出来,你会和这个世界产生碰撞。有个设计师曾说,其实不存在“自我”这个东西,存在的都是你和特别强的东西产生碰撞,建立关系。以后,你才会发现你自己是谁。所以,我们为何生产不出来好的东西,是由于我们常常“假模假样”地活着,没把自己真实的自我拿出来跟世界做深入的碰撞。

问:哪怕碰撞出来有可能是疼痛的。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武志红

武志红,心理学家,毕业于北京大学临床心理学专业。着有《活出你的小宇宙》、《七个心理寓言》等作品。武志红,男,北京大学临床心理学专业硕士毕业。曾在《广州日报》社工作,主持《广州日报》每周六见报的"健康心理"专栏。广州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

随着近期玉米、豆粕价格回落
肝纤维化全疗程用药
软肝片的疗效怎么样
复方鳖甲软肝片的成分有哪些
肝纤维化是否需要全疗程用药
标签

友情链接